去中心化“推特”长啥样?一文了解Lens、Mastodon 与 nostr三大社交协议

原文:《》by Biteye 核心贡献者 Fishery

编辑:Biteye 核心贡献者 Crush

Twitter 易主没几天,马斯克就禁止 Twitter 平台出现其他社交媒体的宣传账号的行为。

在 Twitter 更新版的使用政策中提到,如官方发现帐户主要为推广 Facebook、Instagram、Mastodon、Tribel、Post、Nostr 和前美国总统川普的 Truth Social 等社交媒体应用,将会移除有关内容。

去中心化“推特”长啥样?一文了解Lens、Mastodon 与 nostr三大社交协议

初犯用户将会暂时被停账户,重复再犯就会永久封号。

很多不明真相的媒体和用户会把马斯克做出这种决定简单归成是 Twitter 增加广告收入和垄断 Web2 市场的一种措施。

而结合去中心化版 Twitter Mastodon 的用户数突飞猛进的增长趋势和前 Twitter CEO @jack 密集宣传另一款去中心化 Twitter nostr,或许可以为马斯克的这种行为可以提供另一种更合理的解释:

马斯克真的害怕了,害怕自己花了几百亿美金刚刚买到手的 Twitter 成为第一款被去中心化协议替代的 Web2 传统应用。

社交媒体协议与去中心化

21 世纪头十年社交媒体的概念迅速发展,再有近十年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加持,诞生了一大批社交媒体巨头,如:Twitter、微信、Instagram 等等。

随着 Bitcoin 引领去中心化的概念,人们逐渐开始关心起社交协议的抗审查性(第三方无法删除信息)、不可篡改性(在不信任第三方服务器的前提下,如何保证信息的真实性)。

我们所熟知的一部分 Web3 社交协议可以达到这些目的,比如基于 Lens Protocol 的类 Twitter 应用 Lenster。

去中心化“推特”长啥样?一文了解Lens、Mastodon 与 nostr三大社交协议

然而和上述去中心化协议是从搭建服务器层面实现去中心化目标不一样,Lens 整体是依赖区块链作为去中心化的解决方案,将用户的内容存储上链,由自己钱包控制。

从运营策略看,Lens 解决方案源自于币圈(Polygon + IPFS),目前绝大多数是来自 Web3 的用户。

而 Mastodon 和 nostr 的技术方案是由一群无非盈利的技术极客(大部分开发者并非来自币圈)来实现, 面向的用户多为信仰去中心化或有抗审查需求的群体。这部分群体散布在各种社区,更加大众化,并不限于 Web3 用户,因此社交协议内部的话题更具有广度。

下面的表格从去中心化的层面对社交网络协议进行了分类:

去中心化“推特”长啥样?一文了解Lens、Mastodon 与 nostr三大社交协议

部分 Web3 读者可能对联邦式(Fediverse)这个等级有些陌生,联邦式是去中心化的一种形式。

在一个联邦系统中,任何第三方都可以运行服务器,普通用户可以自建服务器或者选择一个自己信任的第三方运行的服务器保存自己的数据,再通过第三方的广播功能实现与外界的通讯。

电子邮件就是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使用公司内部邮件域名就相当于自建联邦服务器,数据由自己公司保管。

而使用 163 域名的邮箱,我们的邮箱收发的历史记录就掌握在 163 手里,相对的 qq 邮箱服务器无权访问 163 的详细数据,但电子邮件系统作为一个联邦,qq 可以与 163 邮箱互相通讯。

联邦式是 Web3 中去中心化概念的先驱,在过去近十年的发展中,联邦式服务累积了一套相当专业的开源生态。

生态列表:https://github.com/emilebosch/awesome-fediverse

在某种层面上讲,联邦式项目比现阶段的 web3 项目更为纯粹,它没有经济激励系统,单是从技术上实现联邦式的去中心化就吸引到了一大批铁粉活跃用户和公益服务器提供商,最常见的例子就是 P2P 下载。

在没有激励的情况下,依旧有大批人占用着自家网络带宽和硬盘空间(P2P 下载资料的时候,必须有别人的电脑里存有你要下载的文件,并愿意贡献出网络带宽把相同的文件上传给你)。

除了电子邮箱和 p2p 下载这种自从一出现就是联邦式应用以外,也有一批应用试图使用联邦式的去中心化概念与传统 Web2 产品竞争,它们利用去中心化、无许可化、抗审查性等核心卖点从存量市场中获取更多流量。这类产品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类 Twitter 应用 Mastodon(长毛象)。

Mastodon :Twitter 的联邦式替代产品

Mastodon 成立于 2016 年,是一个自由开源的去中心化的微博客社交网络。它的功能和操作方式跟推特(Twitter)类似,但整个网络并非由单一的中心化机构运作,而是以多个由不同营运者独立运作的服务器以联邦方式交换资料而组成的去中心化社交网络。

去中心化“推特”长啥样?一文了解Lens、Mastodon 与 nostr三大社交协议

每个 Mastodon 的营运站点(由第三方运行)被称为「实例(Instance)」,用户可到任何开放登记的实体登记,任何一个实体上的用户可以与其他实体上的用户沟通。

用户在 Mastodon 中发布的内容称为「嘟文(Toot)」,用户可以调整隐私设置限制嘟文被其他人或实体读取或查看。

有别于 Twitter,此服务定位成独立运作的小型社群和基于社群的(而不是由上而下的)审查和服务运营。这些社群可以合作互通但不互相依赖。

如同 Twitter,能在 Mastodon 支持用户间发送私密消息,但与 Twitter 张贴的「推文」不同,Mastodon 的「嘟文」可以选择对用户的追踪者私密,对特定实例公开、或透过实例网络公开。

因为 Mastodon 是免费和开源的,只能通过捐款的方式支持开发团队和实例服务器的运营成本。

目前,Mastodon 每月活跃用户刚刚突破 250 万(另一种说法是 800 万)人,对于一个已经发展 6 年多,却没有商业模式的互联网产品来说,发展的历程确实是很不容易的。

如果从去中心化赛道的视角来评价 Mastodon,这种大几十万真实月活数据放在 Web3 世界可谓是现象级的存在。

要知道去年末今年初涌现的那一大批估值上千万美金号称「Web3 Twitter」项目多数已经关停服务器,即使还没没关停的项目其真实活跃用户数基本也已经「归零」。

回看这类「Web3 Twitter」项目就会发现用户的数据不属于用户自己,存储在项目方租赁的服务器里,项目方仅仅在前端加入了钱包登录功能,最终使用的依旧是中心化的技术解决方案。

从项目质量上来讲,这些伪 Web3 项目的代码量甚至不如 Mastodon 的一个移动端 app,却利用一个简单的钱包登陆按钮,蹭上了 Web3 的热度融到上千万。

要知道,Mastodon 的实例运行商在为去中心化付出真金白银的机房成本,把选择权交给了用户,用户数据存储只会在用户指定的实例服务器中,用户也只需和信任的实例服务器通讯,使得其他服务器无法获取用户隐私信息。

一直以来,Mastodon 都是是免费和开源的,因此也没有 Twitter 烦人广告,除了用爱发电以外,只能通过捐款的方式支持开发团队和实例服务器的运营成本。

如果你同时体验过 Mastodon 和一众「Web3 Twitter」,就会感觉到热钱涌入那一刻是多么疯狂、多么讽刺。

需要强调的是,Mastodon 的联邦式这一运作模式并未从根本上实现去中心化,各大服务器仍遵照其所有者的意愿运行,即使这样也很大程度避免了同马斯克在 Twitter 一人过于独断专横的风险。

联邦式去中心化带来的优点在于,用户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信任的实例(在完全去中心化的场景下,用户无需信任实例),服务器分散到各个地区也规避了中心化云服务同时宕机使整个协议停摆的风险。

在极端条件下,实例若要停止运行,Mastodon 规定服务器所有者需提前三个月告知用户将关闭服务器,供用户提前备份迁移数据。

从 Mastodon 这一现象可以看出,去中心化是存在内生价值的。即使没有经济激励模型,没有规范团队的运营,Mastodon 只是做到了好用,相对去中心化,照样吸引到了几十万用户在活跃使用产品,照样能集结到有一批高水平开发者活跃地升级代码库。

如今,一些 Web3 巨头也在关注联邦式这个赛道,上周社交龙头 Mask Network 收购了 Mastodon 网络上的第二大实例服务商 Pawoo.net,可以期待一下联邦式架构的去中心化为 Web3 带来的新趋势。

试想如果再来一个新的类 twitter 应用加上区块链激励、做到真正的去中心化,再有同 Mastodon 一样流畅的用户体验,想必它的发展上限一定比 Mastodon 高吧!

还真存在这么个项目,这就是下面将要介绍的 nostr。

Nostr:Twitter 前 CEO 对 Twitter 发起的革命

Nostr 全称是「Notes and Other Stuff Transmitted by Relays」,可以理解为是社交媒体信息的中继传输协议。从 Github commit 记录来看 Nostr 于 2020 年 11 月立项,作为一个泛用型的基础设施,目前还处于早期阶段,相关介绍资料还比较少。

去中心化“推特”长啥样?一文了解Lens、Mastodon 与 nostr三大社交协议

Nostr 分为两个组件:客户端和中继器。客户端用于签名、验证信息,由用户运行;中继器负责传递消息,可以由任何人架设服务器运行。

客户端内部存储了用户的密钥,每个消息都要经过签名后传给中继,中继对数据并不做改动,验证这些消息的真伪由客户端完成,因此用户无需信任中继器,更加符合去中心化精神。

Nostr 不仅在技术上较联邦式 Mastodon 有优势,在营销方面更是由 Twitter 发展过程中的两度担任首席执行官的 Jack Dorsey 扛起大旗,完全不用担心 Nostr 会出现像 Mastodon 一样无人站台的宣传困局。

Jack 自从本月 15 日开始,每天使用其 Twitter 个人账户密集宣传 Nostr。巧合的是,在 Jack 为 nostr 站台的 5 天后,Twitter 官方宣布禁止第三方社交媒体推广的规则。

时间如此凑巧,很难不把这两件事结合在一起来看,马斯克或许是真的怕了。如果 Jack 像过去帮助 Twitter 那样,同样把 Nostr 做大,对 Twitter 造成了吸血效果,那么马斯克在牛市高点筹措 400 亿美金的收购的 Twitter 市值会继续大幅度缩水。

可以说在 Twitter 易主后的动荡时期,无论从专业性还是影响力或是新闻话题性的角度评判,Jack 无疑是最适合宣传一款 Twitter 替代产品的人选。根据媒体披露,Jack 捐赠了大约 14 个 BTC,价值约 24.5 万美元,以进一步资助 Nostr 的发展。

最重要的一点是 Web3 社区可以期待一下 Nostr 存储激励计划,不同于 Mastodon 经历两整轮牛熊转换,却丝毫没有释放靠拢加密社区意向(发币)。

Nostr 正好相反,它发源于 BTC 社区,已支持 btc 转账,并且文档中也提到了未来针对存储等功能给出一定激励的暗示(原句:「当激励措施明确时,市场力量很容易解决存储问题。」)。

Nostr 作为一个去中心化社交媒体在一开始就紧密团结加密货币和 Web3 社区,比起依靠闲散社区起步的其他类 Twitter 前辈们,Nostr 起点要高的多,其未来与 Web3 可组合性更是能引出无限种可能。

说了这么多,最后简单讲一下参与 Nostr 的方法和逻辑:

策略的大方向是尽可能多地使用不同客户端增加自己的粉丝数、发文量。

目前 Nostr 拥有 9 个第三方客户端,功能与兼容性不尽相同,大家可以参阅来选择适合自己的客户端。

要注意:新创建的账号会给出两个密钥,npub 开头的为公钥约等于账户名称可以分享给他人,以方便他人搜索关注;

nsec 开头的为私钥用于账户登录不要公开出去。另外公钥私钥有两种格式,一个是上面所提到的以特定 4 个字母开头的格式,另外还有 64 进制格式,9 个不同的客户端并未规范固定一种格式,可以使用【damus.io/key】进行格式转换。

写在最后

从马斯克采取如此激进的方式去封堵中心化的 Web2 友商和去中心化社交媒体的措施就可以看出其担心 Twitter 被替代的趋势。

新兴去中心化应用 nostr 有希望从技术、社区多方面逼近或者超越目前 Twitter 替代品老大哥 Mastodon,Mastodon 也有可能进一步威胁 Twitter 的统治地位。

不过现在 nostr 还处于早期阶段,9 个客户端再加上不同的密钥格式会让新手困惑,并不如 Mastodon 客户端一样上手即用,后续 Biteye 官网的 Homework 板块将会布置详细交互作业与中继器搭建方法,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群以追踪最新动态。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微信:btc9767

QQ :1330797917

TELEGRAM: BTCOK9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qklbishe.com区块链毕设代做网专注|以太坊fabric-计算机|java|毕业设计|代做平台-javagopython毕设 » 去中心化“推特”长啥样?一文了解Lens、Mastodon 与 nostr三大社交协议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