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寒冬里的热闹:Doodles推限量版“洞洞鞋”,72小时售罄

加密资产市场仍在寒冬,上个牛市爆火的NFT正在经历第一次深熊,无数NFT项目遭市场清洗,玩家争相出逃。市场冷清到惨烈,哪怕是价值认可度最高的蓝筹NFT,也未能逃过持续暴跌的窘境,一些项目开始自救。

近期,知名蓝筹NFT项目Doodles与Crocs联名推出限量版“洞洞鞋”,72小时内售罄。另一个知名蓝筹NFT“胖企鹅”Pudgy Penguins与实体玩具结合,推出Pudgy Toys,在亚马逊推出的两天内,销量超两万个,销售额超50万美元。

过去披着“区块链新应用”外衣的NFT们,如今开始卖货了。虽然货品的价格、销售额远不如牛市卖一批NFT的回报率,但这些原先只能在小众的Web3圈子里流行的IP,终于凭借实体品牌或实体衍生品进入了大众视野。

Doodles 登上Crocs鞋面

即便你没听说过Doodles NFT,也一定知道风靡全球、各种山寨鞋竞相模仿的Crocs洞洞鞋。现在,Crocs洞洞鞋出了新款,鞋面上出现了DoodlesNFT的设计元素。

是的,这个全球知名的休闲鞋品牌与NFT IP搞起了跨界,联名Doodles推出限量版洞洞鞋,购买者还将获得一件独一无二的Crocs Box数字藏品。如果购买用户把这个藏品销毁,可以解锁两件与Doodles NFT形象适配的Crocs可穿戴NFT,还有一张能在动态Doodles 2 NFT系列中使用的Stoodio Beta Pass卡。

NFT寒冬里的热闹:Doodles推限量版“洞洞鞋”,72小时售罄Crocs限量版洞洞鞋上出现的Doodles

美东时间8月29日12点,这款洞洞鞋以120美元的价格开售。3天后,鞋卖完了。

现在,我们可以来了解一下这个吸引国际鞋品牌合作的NFT IP了。

Doodles NFT系列面市于2021年10月17日,由三名加拿大艺术家共同创作。在NFT市场,它也算是上市即巅峰的存在。

当时,总计10000个NFT仅有504个归创始团队所有,其余NFT均可以由用户在以太坊区块链上花费手续费自行抢铸。起始的铸造价(相当于公开首发价)为0.123 ETH(不包括手续费),折合471美元,快速售罄不说,一度把铸造它的手续费提升到1 ETH(3830美元)。‍

NFT寒冬里的热闹:Doodles推限量版“洞洞鞋”,72小时售罄Doodles是NFT市场最受欢迎的系列之一

要知道,当时的NFT市场正处于爆发期,带火NFT概念的“无聊猿”Bored Ape和“加密朋克”CryptoPunks是最大赢家,这两个NFT系列的设计各具特色,一个走丧气的怪诞风,一个开创了像素派。

Doodles缤纷的配色加上简笔画设计为NFT市场带来一波清新、柔和的审美,一经推出就成了NFT市场中“最受欢迎”的系列之一,最稀有的Doodles NFT价格最高卖到296.69ETH,当时超过110万美元。

但是,再受欢迎的NFT也扛不住“加密寒冬”。现在的Doodles,底价只有1.37 NFT,折合2220美元,24小时成交额只有33.51 ETH。虽然这个底价还是首发价的4倍多,但巅峰时期,它的底价是23.95ETH,当日成交额为2811 ETH。

Doodles的价格打下来了,但成交量没有上去。好在,历经两年经营的IP价值并没有立即废掉,亮丽的设计被Crocs相中做成了鞋,一双卖120美元,比当年Doodles的初始发售价471美元低得太多。

Doodles的创始团队也明白了一个道理,NFT光靠卖虚拟图片不行。创始人Keast宣称,Doodles的最终目标是成为一家综合性的Web3娱乐公司,要“在Web3和现实世界之间架起桥梁”。言外之意,NFT只务虚走不远,还得务实。

深熊倒逼NFT产业脱虚向实

卖货的NFT IP不只Doodles一家,另一个蓝筹NFT项目“胖企鹅”Pudgy Penguins早在今年5月就开始研究周边了,发售了一款区块链技术与实体玩具相结合的玩偶Pudgy Toys,上线了NFT数字平台Pudgy Worlds,让每个玩具都可在这个网站上实现数字体验。

据官方介绍,Pudgy Toys买家将获得一份“出生证明(birth certificate)”来解锁Pudgy World第一季的特征盒(trait box),并获得身份类代币和相应的NFT。用户只需要一个邮箱,便可以注册区块链钱包,并在网站上装扮自己的企鹅。

亚马逊数据显示,Pudgy Toys在推出两天内就售出超过两万个,销售额超过50万美元,成为亚马逊新品排行榜的Top1。这也足见NFT用户/普通用户对Pudgy Penguins设计的认可。

NFT寒冬里的热闹:Doodles推限量版“洞洞鞋”,72小时售罄Pudgy Penguins推出实体玩具

NFT市场的深熊不只影响到了单个项目,连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市场Opensea也有点扛不住的意思,这家交易平台正在积极寻求与“支持电子商务、票务或任何‘链下’体验的平台或企业”合作。

所有的迹象都在预示,NFT的小图片炒作已成为过去式,一切逆此趋势而行的产业链环节,都有可能遭到市场抛弃。

今年6月,蓝筹NFT项目Azuki推新图,新系列Azuki Elementals就因与上一代Azuki NFT高重复度的特征引发社区不满,给原形象换个发型就变成新NFT的做法被社区群嘲,一度导致Azuki本体的底价跌破10 ETH。

NFT寒冬里的热闹:Doodles推限量版“洞洞鞋”,72小时售罄Azuki Elementals气得社区飚图吐槽

NFT大户Christianeth在社交平台直言,“如果一个团队已经没有新的想法,没有能够带动社区的创新力,或者没有新的商业模式和发展方向,下一个周期中会很困难。”

显然,Doodles、“胖企鹅”们已经看到了这一点,试图从枯竭的流动性中寻找新的活路,跨界营销、推出实物与数字相结合的衍生品等等都是尝试。毕竟,连实体企业自己都在发行NFT了,人家可都是有实打实的产品的,“+NFT”或“+Web3”不过是向数字化升级的一步。

比如,星巴克的NFT会员计划Starbucks Odyssey,耐克的NFT运动鞋Crypto Kicks,Visa和Mastercard联合不同的Web3公司开发加密货币借记卡等等。

也有人担心蓝筹NFT忙着跨界会远离对Web3的创新探索,走上中心化的老路。而Pudgy Penguins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保证NFT持有者的权益,“不创造旁氏,不干预市场价格。”

Pudgy Penguins选择将实体玩具的收入相应地给到NFT持有者。他们提出解决方案:Project Overpass。简单来说就是一个“IP授权市场”。

虽然各种NFT由创始团队设计并发起,但区块链决定了某个NFT的所有权属于花钱从链上铸造或者后来从二级市场买入的人。当某个NFT被选中想要拿来商业化,就需要取得持有人的授权,哪怕是系列的发起方想拿自己发起的某个NFT去“卖货”,也得和持有人要授权。

直接在技术底层绑定数字资产的所有权是区块链特有的规则,Project Overpass依此提供一个匹配市场:需要获得授权的个人或公司可以直接在这个网站上列出他们想要的NFT系列,而NFT持有者们也可以自行设置授权条件,比如可用范围、报酬如何等等。一旦形成匹配,双方即可在链上完成授权与被授权。

据悉,目前已经有16只“胖企鹅”被Pudgy Penguins买了授权去做玩具。这与“无聊猿”的运营方法类似,这个头部NFT项目已经把IP的商业使用权和销售权转让给持有者,持有者可以对这些“猿猴”进行再设计和再创造,也可以将持有的权益二次转让。

横跨艺术、时尚、文娱、餐饮,出圈的无聊猿获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它不再只是流传于社交媒体上的JPEG头像,而是一个IP生态,从原来的小众圈子成长为现象级NFT潮牌。

比起整日关注底价、交易额等指标,NFT当前最重要的是出圈,让Web3世界之外人看到,这个基于区块链产生的可视化应用到底如何改造现有的商业。NFT IP与实体IP的融合,事实上是跨界营销后的双向出圈,在彼此都想拥有的对方客群中,找到新的增长点。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微信:btc9767

QQ :1330797917

TELEGRAM: BTCOK9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qklbishe.com区块链毕设代做网专注|以太坊fabric-计算机|java|毕业设计|代做平台-javagopython毕设 » NFT寒冬里的热闹:Doodles推限量版“洞洞鞋”,72小时售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