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a16z 合伙人:熊市、眼前的加密环境及长远利益

采访者:

受访者:Chris Dixon,a16z 合伙人

整理:郭倩雯,ChainCatcher

主持人:加密货币经历了有趣的一年,充满动荡。对投资者也许来说是一个好时机。展望明年,监管可能会是一个关注点,也有很多关于投资组合公司和代币的新闻。如果SEC加大监管,开始关注代币、创业公司的债券、NFT等等,这是否会从根本上改变web3?换句话说,Web3的机制还能运作吗?

Chris Dixon:是的,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在这个领域已经有大约十年。大家其实都知道,这个领域一直是这样反反复复,“冬去夏来”,现在也许是在冬天?

我认为要关注的核心问题,它适用于任何科技领域——就是打造什么样的产品、搭建什么样的基础设施、哪些创业者在入场。其实我在2000年也经历了所谓的“Web2”革命,所以这一点是我一直以来都坚信的。我们一直专注于此,因此能取得进步;有很多创业者致力于搭建基础设施,所以设施才变得越来越好。

你提到了监管的问题。我们一直是“智能监管”的拥护者。任何领域都是这样的,尤其是涉及到代币和金钱时,就会有不良行为者,监管机构必须出面阻止他们。

我们有80年之久的判例法,有证监会,并且著名的“美国证监会诉豪威公司案”(Howey Case)由最高法院判决,最终也规定了:我们的所有项目,都要聘请律师团队,以确保合规。

话虽这么说,我还是觉得如果一切能更清晰、更明确会更好。现在的执法也好,法律法规也好,其实是有一点随意。所以国会现在有很多法案就是为了让这些事情变得更清晰,解释清楚一些法律情况。这是一件好事,它明确地让创始人了解规则,然后遵循规则,进行创新。

我在Coinbase的董事会工作了七八年,从2013年直到它IPO。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是,Coinbase在合规上投入大量资金,但是它的很多竞争对手并不如此。这其实挺令人沮丧的,因为如果没有明确的条款,为了追求更多利益,很多时候人们会选择绕过规则。这对于那些遵守规则的良好行为者来说挺令人难过。所以出于这些原因,我们在更积极地与政策制定者进行讨论,以倡导监管。实际上去年发生的一些事情就是由于监管不清晰和执法不到位。

主持人:如果证券交易委员会开始关注比如以太坊,他们似乎很关注这一点,或者关注一般的代币或NFT 项目(人们觉得未来这些项目可能成功)。如果这些最基本的事情被质疑,换句话说,如果Web3没有了这些东西,Web3还会有什么卖点呢?

Chris Dixon:证券法是由国会制定的,由各最高法院根据进行裁决。世界上有很多资产都不是证券,比如房地产、商品、黄金。证券其实是资产的一个类别,其中存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比如苹果的股票和普通资产不同,一部分苹果股票的持有人可能比其他人知道更多关于公司的信息,当然也有一系列相关法律法规来揭露这些事情。所以SEC几年前发布声明,提出概念“充分去中心”,指的是去中心化程度要很高,比如我觉得以太坊和比特币去中心化程度就很高,它们的本质更像黄金,而不是苹果的股票。当然会有写代码的人、维护系统的人,但是没有人知道明天的价格会是多少。因此没有必要进行披露,因为没有人有特权能获得特定信息。这就是判例法在过去80多年的运作方式。

我们认为这就是智能规则,当存在信息不对称时,我们确实需要监管。SEC也规定了,我们的项目不应存在信息不对称,我们要遵守这些规则。监管机构的人事部门一直在变化,观点也不尽相同,但根本上这些规则是由国会和判例决定的。

主持人:感觉Web3现在更像是一种迷因文化(meme),大家在技术圈子里谈论什么才是真正的Web 3用例?我想知道,你是否对未来有具体的设想?

Chris Dixon: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是为创作者创作新的获利方式。如果你看看Web2世界的创作网络,比如Ins等,艺术家创作内容,但是他们本身不是公司的一份子。这些网络能提供给创作者工具和社交平台,但最终的内容创作都来自创作者。这些创作者的内容使这些平台通过广告盈利,但营收几乎不会进入到创作者的口袋,或者说少得可怜。当然YouTube可能做得好一些,创作者能拿到一半的收入。但是如果你看看普遍的情况,50%都是很难拿到的。Twitter、Ins、TikTok会拿走全部的收入。所以一个很显而易见的用例就是使创作者能和观众直接链接,而不需要中介,这样他们就能直接拿到收益。

很多人把它形容成一种新兴计算机和互联网运动,认为它是解决问题的方式,就像我们发明开瓶器或厨房用具来解决问题一样简单。但其实并非如此。

第一台电脑发明之后,解决问题了吗?好像没有。如果我们看看80年代的广告,比如苹果的广告,那个场面还挺好笑的。一对夫妇在厨房里,桌子上摆着一个巨大无比的电脑,他们想用它来做菜谱,但不知如何使用。开发人员的出现拯救了他们。他们发明了电子表格,然后是文字处理软件、PS作图软件等等,这才是用计算机的方式解决问题。

后来有了移动电话,它解决了问题吗?算是吧,但实际上是后来APP的出现真正解决了问题,让人们能以新的方式发挥创造力。

乔布斯把电脑比作“大脑的载体”(Bicyclefor theMind),它能做一部分人类擅长的事情,帮助人类解决问题,使人们更有效率和生产力。我认为这是计算机对世界的积极影响。要理解这一点,你必须研究这项运动的历史,了解它的运作方式,打造和改进计算机,在基础设施和应用上都进行投资,这样才能解决问题。

创作者目前在互联网没有获得合理报酬,这个问题需要得到解决。

主持人:四年前我们请你上台,我们谈到了很多关于Facebook(Meta)的事情,比如Libra和DM功能,他们关注稳定币,区块链的许多元素,现在又开始关注元宇宙,你认为Meta是否有发展空间?

Chris Dixon:在大型的科技公司中,Meta是唯一一个仍由创始人经营的公司,我也很喜欢这间公司,他们做了很多创新。我认为科技公司应该投资未来,如果你不能推动未来的发展,赚那么多钱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们投入了大量资金支持VR、元宇宙的发展。硬件是很难搭建的,需要大量资金。同时,我看到很多初创公司也做出很好的成就,不论是在加密货币方面,还是在元宇宙方面。我很期待看到元宇宙能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发展起来,正如互联网早期的发展一样。

假如未来出现了元宇宙,人们每天花五小时呆在里面,而这一切都被一家公司所掌握,这是一个灾难。我希望能以网络的形式存在,任何人都可以搭建一片属于自己的元宇宙,创建自己的公司,进行开发工作。这才是令人憧憬的未来,这也是我们投资和鼓励的方向。所以我觉得他们在这一点上值得称赞,因为相比其他一些公司,后者更多投入在人工智能等领域上。人工智能当然也很好,但这早就是人所共知的共识,这些事情和谷歌、微软做的事情并无区别。

主持人:你们给Adam Newman投了很多钱,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Chris Dixon:我的合伙人Mark和Jason有写博客解释,如果想要详细了解可以看看他们写的博客。从我的角度,我认为他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真正构建起房地产品牌的年轻创始人。市面上有很多关于他的报道,但我们也做了自己的研究,最后得出结论,我觉得时间会证明他是值得投资的。

主持人:在投资的语境下,当市场大热的时候,每个人都情绪高涨,兴高采烈地谈论他们的买卖,疯狂购物等等,但现在大家似乎都没有那么有士气了。你觉得市场会恢复吗?尤其是过去几个月对你们来说市场似乎也在放缓。

Chris Dixon:我会把它放到一个更大的背景中讨论,我已经在技术行业工作20年了,我经历了五次下跌的危机。算上加密货币的十年,加密货币有3次危机。在此之前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再往前我在2004年创办了一家Web2公司,也经历了下跌,那时亚马逊的股价跌倒现在的五百分之一,这样的新闻铺天盖地,总之整个情况非常萧条。

我从中学到的是,如果作为一名企业家你想有所作为,那你就要拥抱这些起伏。如果只是盲目地跟风进入大热领域,你未必能做出有趣的东西。

我在2008年开创建了一家专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公司,后来被Ebay收购了。我们当时虽然处于一个很初级的阶段,但是我们当时认为人工智能有前景。所以我觉得,经历周期变化是常态,在这一过程中,你要专注产品和技术,关注如何打造突破性产品,让技术惠及用户。

要打造好的产品,最重要的就是人,具体来说就是创业者和开发人员。在这方面,加密货币是表现十分亮眼。我们做了一个数据报告,记录GitHub和其他网站上研发人员的数量,看起来走向良好。

我们做风险投资,更关注长远利益,至少十年起步。我们相信,只要你能创造价值和产品,你就会成功。但是具体要多久确实很难讲。

主持人:现在市场正在放缓,那么你们内部目前关注的重点是什么?

Chris Dixon:目前很多人对这个领域感兴趣,他们渴望更多的指导与信息。我要宣布的就是,两年前我们创办了一个加密创业学校,原本是线下的,后来因为有疫情受到一些影响。我们有50个人左右,互相交谈,也有很多嘉宾,比如Brian Armstrong、我们公司内部的同事等等,大家一起探讨加密货币的不同领域,比如法律、组织、市场营销等等。这些视频内容会免费发布在网上,点击率过百万,我们的学生也获得很多大公司的投资,达到3亿美元。

所以我们会再次启动这个项目,如果你去看我们的官网,会看到申请开放中。它将在3月于洛杉矶举办,你也可以在网站上看到我们列出的邀请嘉宾和导师。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我们会提供资金,购入股本,也像是一个加速器项目。它是一个教育性质的项目,但是会提供资金,我们希望能够在加密领域提供给创业者一些培训,让大家打造真正的加密货币。

这不是一个“大师计划”,没有特定要求。我们希望尽量和创业者有更多交流,无论是你在哪个行业,做什么工作,只要你对这个行业感兴趣,我们就鼓励你申请。

主持人: 我去年和KatherineHahn聊过,她之前在A16 crypto工作,后来离开,带走公司的一些人,去创办了自己的公司。这对于你们公司来讲,讲实话不算是好消息对不对?

Chris Dixon:我给你打个比方。2008或2009年我和别人共同创办了一个种子基金,当时并没有多少这样的基金,所以这算得上是一种前卫运动。我们当时有10到15个这样的基金,互相扶持,互相投资。如果这项运动想要发展,你就需要很多这样的基金一起努力,那么现在我们发展起来了,可能有500个种子基金。现在也是如此,市面上没有很多的加密基金,Kath在这一领域做出很多贡献,尤其是在监管方面做得很出色,那么她想去创业也是好事,因为我们之前都创业过,这很正常。

主持人:你可以算是世界上最好的投资者之一,你不想让你的名字被铭记吗?

Chris Dixon:我不太在意这个,我关心的是我们这项运动能成功,能与有能力的人共事。我在公司有10年了,我和Mark和Ben一直关系很好,公司对我的一些实验性想法有很大支持——其实我不仅投资加密货币,也投资人工智能、VR等等。这就是公司的精神所在,也是我为什么加入这家公司。很多风投只是给你资金,就到此为止。但我们公司想要做更多,我们的加密团队有80人,有65人左右做运营的工作,就是为了助力公司发展。

主持人:以公司现在所处的阶段来看,Mark确实做了很多事情,但是似乎也逐渐放手日常的事务,是这样吗?

Chris Dixon:这是媒体上的一种误解。我一直和大家共事,他们非常投入,他们每天都在工作。实际上大家也在积极地见创始人,了解他们的想法,创办基金等等,比如我们有创办游戏基金。我们希望为创业者提供一站式服务,大家一直在积极地做事情。所以这是一种误解。Mark之前应该也有发推文解释,他现在其实日程很满,有很多工作要做。大家如果要退休早就退休了。这也是我为什么觉得科技领域很有趣,因为每天都有新发展、新科技、新面貌,每天都能发展有趣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大家如此充满干劲。

主持人:谈谈你的个人推特,我们都知道你是Web3的坚定捍卫者,如果有人质疑的话你甚至会回击回去,在这件事情上,你为什么会采取一种非常私人的态度呢?

Chris Dixon:我觉得我更多是推特已经变味了。我们有投资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交协议叫Farcaster,我平常用它更多。因为人们能在上面交流,做一些事情,而推特现在充斥着攻击、恶意与流言。这个网站也和政治有很大关系,但是我自己的态度是,无论是我网络上展示的生活还是私下工作中,科技才是我唯一关心的事情。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微信:btc9767

QQ :1330797917

TELEGRAM: BTCOK9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qklbishe.com区块链毕设代做网专注|以太坊fabric-计算机|java|毕业设计|代做平台-javagopython毕设 » 专访 a16z 合伙人:熊市、眼前的加密环境及长远利益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