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币圈的“老人们”:有人结婚生娃,有人创业再出发

离开币圈的“老人们”:有人结婚生娃,有人创业再出发

撰文:0xmin&Freya

编辑:0xmin

加密世界,人来人往。你是否想过一个问题,离开币圈的人都去了哪儿

带着这个疑问,我们采访了众多曾经的行业人士,得到了各式回答:出国读书、结婚生娃、躺平、AI创业、卖保险、科技农业……

这里的离开并非不持有加密资产,而是不在加密行业内从业建设,有的人赚够退休,从此躺平;有的人因熊市离场;有的人依然待业……

当加密周期的齿轮开始转动,所有人都被裹挟前进,身不由己。

币圈老人们在干嘛?

2011年,有一件影响中文加密货币历史进程的大事,社区“巴比特”成立。

行业内都熟知巴比特的两位创始人,长铗和QQagent(吴忌寒),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创始人——财经作家老端

2011年,老端曾写下多篇比特币相关文章《什么东西一年可以升值3000倍》、《比特币:伟大的创新还是巨型泡沫 》。2012年7月,老端成立了比特币基金“老端比特币一号”,这也是国内第一支比特币基金。

几个月后,塞浦路斯银行业危机爆发,比特币在8个月时间内暴涨10倍多,暴涨反而给了老端巨大的“心理压力”,在套现压力之下,2013年4月,老端选择提前清算比特币基金,他认为比特币涨势到头了。

2013年11月,在老端清算比特币基金5个月后,出乎所有人意料,比特币再度大涨,而此时“踏空”的老端却从比特币布道者逐渐转变为比特币批评者。

比特币目前最大的价值,就是满足了国人‘一夜暴富’的幻想。

至此,老端与比特币世界分道扬镳,随后扎根股票圈,成为股评家,并出版了《投资魔法书》、《正能量投资学》、《其实你还不懂女人》等书籍。

离开币圈的“老人们”:有人结婚生娃,有人创业再出发

2021月3月,老端曾再次提及“比特币”。

老端表示,他最多的时候拥有4位数的比特币,拿到现在,价值数十亿人民币,但其中大部分都在赚了几十倍之后就卖掉了,不过现在依然剩下三位数的“零头”,只是这些比特币都在一家已经破产倒闭的交易所中——Mt. Gox.。

同样是巴比特,在吴忌寒和老端离开后,长铗找到了新的合伙人:宋欢平、陈俞荣、朗豫。

宋欢平曾经的Title是“巴比特联合创始人”,如今,在媒体上出现的宋欢平身份标签是,欢乐虎资本创始人,餐饮天使投资第一人,投资了乐乐茶,陈香贵,虎头局,茉莉奶白,胡子大厨

离开币圈的“老人们”:有人结婚生娃,有人创业再出发

2013年,宋欢平在QQ群了解到比特币,后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长铗,并加入巴比特,参与商业化进程。然而,这段历程只持续了4个月。

2015年初,带着从币圈赚来的第一桶金,宋欢平选择离开币圈,转身进了投资圈,瞄准餐饮行业,成立了欢乐虎资本。

2017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宋欢平表达了他对币圈的些许不满,甚至说“有点伤心”:

“一轮暴涨,紧接着新一轮的关注蜂拥而至,然后很快冷却下来,等到下一次冲破某个在此之前被认为是疯狂的价格,再引来一轮更大的关注。”

比特币是个好东西,但币圈太脏。

自比特币问世至今,十余年的时间内改变了众多草根的命运,曾经的币圈老人们已悉数“退休”,淡出公众视野。

一位2013年进入比特币社区的“老人”告诉深潮 TechFlow ,他所知的币圈老人要么出海,要么回归家庭,天天带娃,还有的迷上了“长生不老”,投资肽相关产业

曾经,号称“比特币首富”的李笑来被视为币圈的代言人,直到2018年录音门事件后逐渐淡出加密行业,离开币圈的李笑来除了一如既往写书之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生了一堆孩子”,成为父亲的李笑来现在有了新的身份——教育家

2022年后,李笑来推出了“家庭成长年度社群”(1999/年),并于2023年在得到推出了新的课程《李笑来谈AI时代的家庭教育》,得到了广泛好评。

离开币圈的“老人们”:有人结婚生娃,有人创业再出发

躺平的矿工们

曾经,矿工被视为站在加密货币食物链顶端,随着“一纸禁令”,比特币挖矿彻底与中国“分手”,那么,不再挖矿的矿工们都去了哪儿

接受采访的前矿工们告诉深潮 TechFlow ,矿工群体内部也极为复杂,比如大矿工和小矿工的决策和想法不同。

部分大矿工选择矿机和肉身出海,继续参与挖矿,也有的选择转型AI,为其他企业提供算力支持

大部分受访对象,均提到同样的词——躺平,有积蓄,也不想打工,于是吃喝玩乐,旅游养生

矿工王磊如今就是躺平状态,在币圈吃过亏的他如今变得异常小心谨慎,不做风险投资,不接触币圈人,拿着ETH进行Satking获得接近4%的无风险年化收益,每年接近80ETH的收益完全可以覆盖其日常支出。

这已是不错的“结局”,一轮牛市过去,破产的中小矿工不计其数。

“上次行情好多小矿工飘了,没及时变现,从开保时捷到行情过去不得不去开滴滴的都有”,前矿工李小明说道。

不少矿工在牛市期间盲目投资,被各类一二级项目套牢,同时遇上FTX/贝宝暴雷,让矿工也成为维权大军中的一员。

在云南,一位2012年进入比特币社区的女性矿工凉柚在“挖矿禁令”后选择投身有机科技农业。

养虾、其他海产品、果园……她也乐在其中。

离开币圈的“老人们”:有人结婚生娃,有人创业再出发

凉柚养的虾

凉柚经过一番调研思考,认为目前在国内现在的经济环境下,农业反而是比较稳定且长期的生意。除了科技农业,凉柚也会进行其他实体产业的投资布局。

凉柚等前矿工尽管不再“挖矿”,但依然会关注加密市场动向,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囤币。

创业者离开之后

在进入币圈之前,Saul一直在做互联网投资。

2021年夏天,STEPN的出现,让Saul关注到链游可能是未来游戏行业发展的一个方向。

这次他没有直接投一家公司,而是选择亲自创业。相较于一开始就接触加密行业的年轻创业者,他认为自己的优势在于经历过完整的周期,产品和用户经验也更丰富。

于是,Saul参照STEPN,发起了类似的运动 to earn项目,并获得了多家行业VC的投资。

在“x-to-earn”火热的小周期里,Saul的项目凭借各类运营活动以及和一些公链生态联动,在早期获得了广泛的关注,NFT道具销售喜人,但如同刹那间的烟火,美好总是短暂的,STEPN跑鞋崩盘让整个“x-to-earn”赛道进入寒冬。

Saul的项目未能在加密寒冬中幸存,坚持一年后,Saul解散了团队。

Saul 将失败的原因部分归因于“周期”,“Web3创业有着明显的周期性,比传统金融还要短一些,Web3是一个更加散户化、非理性的市场,更重要的问题在于,Web3很难获得并留存真实用户,特别是行情不太稳定的情况下,用户增长也比想象中缓慢。”

清算完项目后,Saul 离开加密货币行业,选择投身于火热的AI浪潮中,继续创业。

在 Saul 看来, 加密行业跟AI完全是两个行业,所提供服务的底层逻辑是不一样。AI行业更多的是技术驱动,加密行业目前来看还是资金为主,区块链产品仍然没有很好地解决实际生活问题。

但是他在未来仍然会继续关注加密行业,因为觉得AI跟加密行业有很多可以结合的地方,特别是游戏等领域,甚至在未来的某一天他可能以新的身份和姿态回归币圈。

人生就是一场体验,如果从头来过的话,我肯定还是会选择在币圈进行创业。

Saul 只是加密熊市下“Web3转AI”浪潮的一个缩影,Generative Ventures 合伙人 Will Wang 表示,“到此刻为止,所有我之前投资的移动互联网 portfolio,中间转过所谓Web3方向的,现在已经全部归队 AI 了。”

2023年6月,国内最老牌的加密媒体巴比特总站宣布全面转向 AI 赛道,巴比特创始人长铗也摇身一变,Title变成了无界AI创始人,做中国版Midjourney。

一个新的疑问出现:当新一轮加密牛市来临,离去的创业者们会重新回归么

从业者来去匆匆

加密行业的人员流动往往随着牛熊周期循环波动,牛市一来,悉数回归,熊市降临,草草散去。

小珺原本在一家行业知名VC从事投后工作,不料今年年初便收到了“裁员通知”,考虑再三之后,小珺并未继续在行业内寻找工作,而是毅然离开币圈,投身于一家本土医疗行业。

对于家庭富裕的小珺而言,工作本身并没有那么重要,当下她有着更重要的使命——找对象,然后结婚,而加密行业的工作似乎会对她谈恋爱造成些许困扰

类似于小珺一样被裁员转行或待业的人并不是少数,2022年到2023年的加密熊市重创投资者钱包余额的同时,也掀起一股币圈裁员潮,无论是交易所、VC还是项目方均选择“裁员”降低成本,熬过熊市。

antoniayly 运营着一个Web3求职&招聘社区,她对币圈熊市的失业潮有着明显的感知。

“求职的人才库大概每周增长十几个,但是岗位一周有一个新的就不错了,我每周翻看海外的招聘网站,也没几个公司在招人,大多还是欧美大公司发布岗位需求,但是有多少真实HC也很难说。”

曾发布招聘信息的创业者 Leo 告诉深潮 TechFlow,“一发布招聘信息,就收到了大量简历,其中部分应聘者履历背景相当优质”,在他看来,这并不是加密行业独有的问题,而是整个大环境都不好,他收到的简历中也有大量互联网大厂从业背景人员,他们不少人都想加入Web3,因为互联网行业更累更卷

无论是Web2还是Web3,裁员潮之下,每个人都在寻求出路。

新闻专业出身的小V,曾在一家头部科技媒体撰写金融科技类报道,于2018年加入一家区块链媒体担任主笔,误打误撞“入圈”,小V没有幻想能一夜暴富,纯粹因为是一个感兴趣的新领域。

2019年底,在某互联网大厂的邀请下,小V选择“退出”币圈,到互联网公司“换个环境”,从事品牌市场相关的工作。小V很快感受到了互联网职场环境的不友好,一是当前整体向下走的趋势,其次是35岁年龄危机。

“在大公司里就感觉自己像是机器里面的一颗螺丝钉,个人发挥空间和价值感不大,也没有在媒体这么自由。”

2023年中,在大厂裁员风波中,小V主动领取了“优化大礼包”,并开始拥抱一个新的领域——保险经纪人

“我观察下来感觉这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行业,保险行业是在一个国家人均GDP到达一个拐点之后,整个保险深度就会上来。中国现在的一些年轻人对保险的看法跟以前完全不一样。”

选择做保险经纪人的另一个原因,小V认为保险行业本身的经验积累对职业发展有很大帮助,现在的保险产品足够复杂,不仅涉及产品本身的知识,还有法律、医学相关的知识。这一行也不像互联网有很重的年龄歧视,很多成功的保险经纪人是把保险作为终生职业。

最近,小V会加入另外一家互联网大厂并作为主业,同时将保险经纪人作为副业坚持下去。

无独有偶,笔者注意到,不少曾经在币圈从业的香港朋友进入2023年,朋友圈纷纷开启“香港保险”销售模式,亦或全职加入保险公司,亦或成为持牌经理人

2023年,伴随着恢复通关、香港Web3新政、放宽高才&优才计划,大量内地人员和资金涌入香港,办香港身份,在香港创业,买香港保险成为不少加密从业者2023年的“To Do List”,也催生了一波财富机会。

离开币圈的“老人们”:有人结婚生娃,有人创业再出发

在采访的最后,我们通常会问一个问题,“你还愿意回到加密行业么?”

几乎所有人都回答,愿意,大多会谈到币圈最具吸引力的一点,分布式远程工作的状态,个人更加自由

Coco于2019年离开币圈进入互联网大厂,2022年重新回归,在她看来,比起互联网公司的工作,加密行业还是要轻松不少,以至于她有空闲开展副业,其次,加密行业也会改变一个人的心态和预期。

“亏钱不重要,一旦你赚了一点快钱,你就很难再彻底离开了”,Coco如此说道。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微信:btc9767

QQ :1330797917

TELEGRAM: BTCOK9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qklbishe.com区块链毕设代做网专注|以太坊fabric-计算机|java|毕业设计|代做平台-javagopython毕设 » 离开币圈的“老人们”:有人结婚生娃,有人创业再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