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meda出局,Wintermute补位

原文:《》by Jeff Kauflin,福布斯

编译:倩雯,ChainCatcher

“Wintermute 凭借娴熟的技巧在加密货币的前沿市场穿行,又在 Terra 稳定币崩溃中大获全胜,如今已成长为世界领先的加密货币交易公司之一。现在,它必须在一片狼藉、隐患重重的市场中继续前进。”

Evgeny Gaevoy正在思考,如果与一美元价值挂钩的加密货币稳定币 terraUSD(UST)内爆,该怎么办。UST 有大约 150 亿美元的流通市值,其母公司受光速创投(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等大型投资者的支持。但早在2021年,就有一小部分人在推特上预言它的灭亡,他们认为,不受政府发行货币支持的算法稳定币注定要失败。

今年2月,38岁的Gaevoy对自己说:“如果它真的发生,希望我们能亲临那一刻。”他的公司Wintermute总部位于伦敦,是一家交易公司,从事数字资产的快速交易,每天从数百万次的交易中抽取每笔几美分的利润。市场波动越大,他们赚的钱就越多。

Alameda出局,Wintermute补位

在当月,Gaevoy 和 Marina Gurevich——他的妻子和 Wintermute 的首席运营官,制定了作战计划。Wintermute 的开发人员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将他们的交易系统与Terra 的区块链技术相结合。就像高频交易公司试图以最快的速度获得股市数据一样,Wintermute 建立了自己的服务器并运行Terra节点,以获得UST交易和价格的最新情报。他们为新的交易算法编写了4000行代码。在5月7日,当UST的价格滑落到0.98美元时,Gaevoy要求他的团队开始值夜班为未来一周作准备。

两天后,UST开始了惊人的价格下跌,Wintermute开始实施套利。利用Terra本身的设计和价格崩溃,Wintermute以0.8美元的价格购买UST,并以价值1美元的Luna(其姐妹加密货币)赎回。然后迅速出售Luna,在每笔交易中赚取10%至15%的利润率。Wintermute 的交易员们在工作时大汗淋漓,他们伦敦办公室的空调坏了,温度攀升到85华氏度以上。

到周末,UST 几乎失去了所有的价值,而 Wintermute 已经交易了超过 2.5 亿美元的 UST,一直到 UST 的价值降到大约 0.10 美元,Wintermute 最终将数千万的利润收入囊中。Gaevoy 并非造成 Terra 崩溃的幕后黑手,但他在人们疯狂地试图出售 UST 时,成为了主要买家,一定程度加剧了这一过程。

据熟悉此事的人说,在UST下跌期间,因违反金融法律而被韩国政府通缉的Terra创始人Do Kwon(Kwon声称该指控缺乏依据,很可能会被驳回)甚至向 Wintermute 借出价值数百万美元的 UST,以帮助其交易。Kwon 显然希望这笔资金能使 UST 的市场更具流动性,防止市场冻结。

Gaevoy的“Terra策略”是他的一个标志性打法——不仅仅是逆向操作对UST的失败进行押注,而且敢于在去中心化金融的风险世界中周旋,这是很多公司都不敢尝试的。与更专业的做市商不同,Wintermute 的策略是进行多种资产试验。“并非是因为我们所有事都擅长”,Gaevoy说。但它的全面渗透策略和超 10 亿次交易的利润加起来已是不小的数额。虽然只有53名员工,但Wintermute 在 2021 年实现了 10.5 亿美元的收入和 5.82 亿美元的利润。Gaevoy 拥有该公司三分之一的股份,这意味着他的净资产至少达到数亿。

接飞刀好手

(ChainCatcher注:KNIFE CATCHERS “接飞刀的人”是指在下跌的市场中买入,试图把握底部并抓住价格反转的人。)

在UST和luna暴跌时,Wintermute承担了重大的交易风险。它将每笔交易的上限定为500万美元,以防止急剧的损失,但最终获得数千万的利润。

Alameda出局,Wintermute补位

最近,Sam Bankman-Fried 的交易所 FTX 和对冲基金 Alameda Research(Wintermute 密切关注的竞争对手之一)跌下神坛,让 Gaevoy 和 Gurevich 和其他人一样震惊。“我们知道他们有点鲁莽,下了很大的赌注,但真实发生的事让我们无法想象。坦率地说,他们的交易和管理决策似乎已经达到了愚蠢的程度。”Gurevich说。

根据分析公司Nansen的数据,在Alameda崩溃之前,Wintermute已是世界上五大加密货币交易公司之一。FTX倒台的余波是否也会让Wintermute陷入困境?Gaevoy坚持认为,Wintermute不会像Alameda那样不顾一切地冒险。但正如这场灾难所告诉我们的——在加密货币世界里没有什么可以保证的。

Gaevoy成长于80年代和90年代初的莫斯科,当时苏联的共产主义政府解体,俄罗斯人终于可以从意大利购买西方商品,他当时感到十分乐观。Gurevich在千里之外的西伯利亚长大,也感受到了同样的兴奋,但她总是野心勃勃。十几岁的时候,她说服父母让她在五年内换了四次学校,一直在追求更好的教育。她说:“我总是想要更多更好的东西”。

两人在莫斯科高等经济学院相遇,这是一所成立于1992年的精英数学学院。Gurevich说:“它的风格非常西方,非常资本主义。它彻底塑造了我们。”两人的英语能力都排在班级前10%,在那之后他们相遇,并被分配到同一个小组。

2006年,Gaevoy和Gurevich结婚,Gaevoy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阿姆斯特丹的Optiver,这是一家全球顶级交易公司。他把交易所交易基金业务从单人运作发展成一个十二人的盈利团队,并学到了风险管理方面的宝贵经验。他在十年后离开了Optiver,因为他想走出舒适区,了解其他的领域。2017年,他和Gurevich以及他们的两个孩子搬到伦敦,Gaevoy开始用自己的2万美元涉足加密货币交易。

加密货币在2018年陷入熊市,Gaevoy和他的两位联合创始人Yoann Turpin和Harro Mantel花了9个月才从天使投资人那里筹集到90万美元。Gaevoy为了吸引其他对加密货币感兴趣的人,以1984年的科幻小说《神经外科医生》中的一种人工智能生物命名公司为Wintermute。接下来的一年对Gaevoy和加密货币行业来都很糟糕的——散户投资者基本上失去了兴趣,2017年的泡沫破灭后,交易活动非常少见。Gaevoy只有50万美元的交易资金,带来的收入不到100万美元。他的创业公司每个月只靠银行里几个月的现金生存。

但在2020年1月,Gaevoy说他取得了突破。他建立的套利交易算法开始产生真正的利润,该算法在不同的交易所寻找单一加密货币的价格差异,这样他就可以在一个交易所买入并迅速在另一个交易所卖出。3月12日,当大流行病导致美国股市在一天内波动10%时,加密货币交易量激增,Wintermute在24小时内赚了12万美元。Gurevich说:“很明显,如果我们有更多的资金,我们会赚得更多。”

7月,Wintermute筹集到280万美元的A轮风险投资,由光速创投的Jeremy Liew领投。Liew说他对Gaevoy的印象是“他非常聪明…几乎就是老生常谈的非常聪明的俄罗斯数学家的样子”。一直从事管理咨询工作的Gurevich全职加入Wintermute,担任首席运营官,开始负责编码或交易以外的一切事务,包括财务、战略、招聘和营销。联合创始人Harro Mantel离开了Wintermute,以便有更多的时间与家人在一起,而Yoann Turpin则留了下来,成为业务发展主管。

那个夏天被称为“DeFi之夏”,因为当时进行赚利和交易的去中心化金融应用激增,用户也呈现爆炸性增长。Uniswap是一个在完全不可修改的开源代码上运行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其日交易量从2020年5月的约1000万美元发展到三个月后的10亿美元。

Wintermute积极地开始在Uniswap和其他去中心化交易所进行交易,建立起适用于更多渠道的套利系统。并开始交易一种新发明的代币,包括一个名为sushi的新代币,它的流动性很低,Wintermute可以收取价差——买入和卖出价格之间的差额,然后将其中一部分作为利润。

2020年底,Wintermute的收入为5300万美元,并开始大力发展不同的业务线。它加大了在dydx等交易平台的做市力度,在2021年底的几天里,dydx的日交易量超过了Coinbase。它与Optimism等新的代币发行商谈判合同,让Wintermute无息借贷Optimism代币,从而进行交易并赚取利润。一般情况下,这种合同还会给Wintermute以固定价格和较晚日期购买代币的选择权。其中一些交易被证明能带来很多利润,在2021年加密货币的泡沫牛市中,凭空产生的交易代币和购买它们的低价期权能快速带来利润。

Wintermute还开始在加密货币的一个不起眼的领域进行实验,该领域被称为MEV,即最大可提取价值,它追求一种交易策略,利用区块链交易的缓慢结算速度,提前获得最佳的套利交易。

随着2021年的加密货币交易量开始创下纪录,Wintermute的运营规模创造了复合效益。它与30个中心化交易所相连,包括Coinbase、迪拜的Bybit,以及几十个去中心交易所,对350种不同的代币进行交易。就像是加密货币市场的卫星视图一样,这种广度对套利大有帮助,为资产呈现不同价格的广阔世界。与众多交易所相连,也给人们丰富的信号,能了解市场走向,帮助预测可能影响他们交易盈利的突然上涨或下降。

这种规模还带来了另外两个很大的好处。Wintermute的规模越大,交易量越大,就越容易从贷款人和它所交易代币的代币发行者那里获得低廉的融资。而在Coinbase这样的中心化交易所进行大量交易,使其能够获得较低的交易费用。

该公司表示,2021年,Wintermute的交易量达到惊人的1.5万亿美元,带来10.5亿美元的创收和5.82亿美元的净利润。一些员工在这一年领取了数百万美元的奖金。Wintermute公司向股东派发了3500万美元的股息,由于Gaevoy在该公司拥有33%的股份,他获得了约1200万美元的收入。光速创投持有Wintermute 15%的股份,Jeremy Liew这样描述该公司2021年的表现,“他们定位准确,所以当浪潮来临时,他们能搭上走得长久的那一波浪潮。”

今年的情况有些不同。随着通货膨胀和利率的上升,几乎所有的资产类别都出现了下滑,而加密货币是受冲击最大的资产之一。年初的九个月,Wintermute的收入只有2.25亿美元,比2021年大幅下降。它在DeFi的一些冒险行为也付出了很大代价。Wintermute在数字钱包的安全方面犯了人为错误,因而遭受了1.6亿美元的黑客攻击。Gaevoy说,今年它不会盈利。

Sam Bankman-Fried 的交易所 FTX 上个月宣布破产时,Wintermute 还有 5900 万美元在该交易所中,Gaevoy和Gurevich就当它们永远消失了。他们已将他们在交易所持有的大部分资金整合到了三处:Coinbase、Kraken和Binance。当整个行业处于危机状态时,他们现在每天的交易额只有 10 亿美元,低于今年早些时候的 30 亿至 50亿美元。

这段插曲和它可能的效应引发了一个问题:Wintermute是否会成为下一个倒下的人。他们坚持认为他们的公司(有 95 名员工)财务状况良好,有 4 亿美元的股权和 7.2 亿美元的资产,债务与股权比率为 0.8,这些数据与 Virtu 等公开交易的做市公司相比是保守的。他们还声明,股权中有 3.5 亿美元是稳定币(主要是USDC)和现金,而剩下的 5000 万美元,大部分是风险资本投资。

同时,Gaevoy 和 Gurevich 说他们每周工作七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努力,Gaevoy正在认真考虑推出一个迎合专业交易者的金融衍生品交易所,旨在填补 FTX 留下的空白。但他声称,他将采用不同的架构来持有客户的资金:他们的资金将被隔离,由外部托管人持有,采用与纽约证券交易所等传统金融交易所相同的模式。

至于 Wintermute 的交易,“我们目前基本上在为下一个 2021 年做准备”,Gaevoy说,“我们不一定要在现在赚得最多,因为我们在可能到来的牛市能赚更多。”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微信:btc9767

QQ :1330797917

TELEGRAM: BTCOK9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qklbishe.com区块链毕设代做网专注|以太坊fabric-计算机|java|毕业设计|代做平台-javagopython毕设 » Alameda出局,Wintermute补位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