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Hop Protocol创始人:如何成为值得信赖的跨链桥?

撰写:《》by Aylo

编译:深潮 TechFlow

今天,我们邀请到一位特别嘉宾,来跟大家做熊市的分享。Chris Whinfrey 是 Hop Protocol 的创始人,他正在解决我们这个领域最复杂的挑战之一:跨链桥。

我与他进行了一次精彩的对话,谈及他的过去,谈及 Hop Protocol 如何成为最值得信赖的跨链桥之一,以及他对未来有哪些期待。

如何进入加密货币的?

2014 年,毕业后不久我和一些在密歇根大学创办了比特币俱乐部的人一起生活,那是我第一次了解到比特币 。之后,我就这样进入了这个领域。当时区块链开发的目的只是为了分叉比特币,并使用它们来做一些不同的事情。

Vitalik 当时已经提出了以太坊的白皮书,我看到后的第一时间就痴迷了。我在网站上搜索了我能找到的一切,尽可能多地学习,然后开始使用 Solidity。基本上只有主网页可以帮助你在 Solidity 中编码代币,但由于他们升级编译器的速度太快,所以我经常无法工作。ENS 创始人 Nick Johnson 帮助大家学习 Solidity。在早期日子里,多亏了他我才能学习得这么快。

然后我搬到了波士顿,那时我只是在做 iOS 开发。 我的背景是计算机科学,我真的很想全职加入加密货币并四处寻找机会。但我在波士顿没有找到任何东西,所以我辞掉了工作,开始了波士顿以太坊开发者聚会。我还和几个朋友一起创办了一家名为 Level K 的以太坊开发站。因此,我们开始进行智能合约开发,并最终为该领域的不同人员进行审计。这就是我的入行小故事。

以太坊开发资源和工具改善了多少,产生了什么影响?

直到 2017 年,大多数人都没有真正建立有用的东西,大多数严肃的代码只是代币,然后只弄了相当少的合约来完成一些效用,这有点像当时的主要叙事。

因此,在那之前,要把东西部署好就更难了,而且很少有项目能够在做代币之外的事情。

现在,我们有 OpenZeppelin 库,在采用基础模块并以不同方式组合的层面,它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也可以像搭建乐高积木一样,将不同的应用建立在上面。

在我们拥有了交易所和借贷市场,以及所有这些基础层之后,才真正解锁了很多不同的东西。今天很容易让一个应用启动和运行,连接到一个前端,并实际建立一些有用的东西。

如果那时能做到这一点,就可以轻松地在 ICO 中筹集数千万美元,成为最大的项目之一。

在过去几年中学到了什么?

观察所发生的一切,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长期思考。如果你有一个长期加密货币思维,我认为这会让你领先于大约 90% 的团队,尤其是在这个周期, Twitter 在加密叙事中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这个领域的机会有很多,但大机会往往藏在群众看不见的地方。现在有太多的噪音了。每两个星期就有一个新的热门叙事,如果你只是追逐这些叙事,那么你就会落于人后。因为它是一些人想让你知道的东西,等你知道后,你就已经落后了。保持信念,不追逐任何最热门的叙事。用超越当前周期的角度来思考,对消除噪音真的很有帮助。

Hop 协议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需要 Hop?

Hop 是作为一种需求而出现的。我们现在的团队之前建立了一个基于合约的账户钱包,名为 Authereum。该项目针对的是那些对加密货币比较陌生的用户,试图为他们提供一个 Web2 的体验,同时忠实于 Web3 的所有理想。Authereum 是完全非托管的,但你仍然可以只用一个用户名和密码来登录。我们把一些东西抽象化,比如说把用户的 Gas 费用抽掉。

但随后 DeFi 之夏发生了。

对话Hop Protocol创始人:如何成为值得信赖的跨链桥?

Gas 费飙升,我们不得不把 Gas 成本又推还给了用户。在 DeFi 之夏的高峰期,仅部署一个基于合约的账户就需要 200 多美元。这是一个超级轻量级的代理,我们部署这个代理并分配 ENS 域名,仅此一项的花费就超过 200 美元。之后所有的普通用户或新用户就被被完全挤出了以太坊。

我们意识到,如果 Authereum 有未来,那么未来一定是在第二层。我们需要找出一种方法,让用户不仅可以进入第二层,使用第二层,而且永远不需要接触第一层。因此,最终我们构建了 Hop,并意识到它具有很大的潜力,甚至它不仅仅只局限于以太坊上。

当我们在做这件事的时候,Vitalik 提出了他的以 Rollup 为中心的以太坊路线图,并将跨 Rollup 转移列为以太坊扩展路线图的未解决问题之一。这让我们非常兴奋。那一刻,我们开始考虑专注于 Hop,并逐渐舍弃掉 Authereum。这是一个为以太坊建立核心基础设施的机会,这也是我们所有的梦想。

因此,为了从研究界获得一些反馈,我们在 2021 年初发布了一份白皮书和一个演示,希望看看人们是怎样看的。结果反应不错。于是,在那个夏天,我们发布了 Hop,这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那时,我们的总交易量刚刚超过 30 亿美元。

当发布 Hop 时,有什么目标?

我们有目标的,但我们完成的速度太快了,所以它们在推动我们自身发展方面并没有那么有效用。

我认为,我们今天看到的数字与我们在未来看到的数字相比,可能真的很苍白。

我认为跨链桥仍然是一个新领域,特别是在成为加密货币用户体验的真正核心方面。

我认为随着以太坊规模的扩大,如果我们真的看到金融发生在以太坊上,并发生在更广泛的多链加密货币领域,那么我们可能会看到每年有数万亿美元的跨链量。

它可能也会与 DEX 的交易量相媲美,而现在我们看到 DEX 的交易量比跨链桥的交易量要高很多。

Hop 建立的可扩展代币跨链桥的方法是什么?它与其他跨链桥有什么不同?

对于 Hop,我们采取了一种专注于去信任化和安全的方法。在我们看来,这些东西是相辅相成的。

我最近做了一个关于跨链桥安全的讲座,深入研究了过去两年发生的每一个跨链桥黑客事件。几乎有 20 亿美元的损失是由于跨链桥黑客攻击造成的,其中大部分是由于多重签名被破坏。

Hop 没有传播这些消息的多重签名并且是一个完全受信任的跨链桥,这一事实已经使它超越了许多竞争对手。从安全的角度来看,它是与众不同的,因为没有一个多重签名可以成为目标,然后耗尽跨链桥的流动性。

我们还拥有一种独特的中心辐射模型。以以太坊作为枢纽,我们使用支持的每个网络的原生消息桥作为与这些网络沟通的方式。然后,当我们在与多个或两个不同的第二层进行通信时,它通过以太坊,然后去到目的地。

与目标网络通信的桥也是该网络的原生代币桥的基础,所以这些网络已经完全依赖于原生代币桥的安全性。如果 Hop 也可以将这些风险隔离到这些网络中,那么 Hop 的安全性就会无限接近原生跨链桥的安全性。

如果我们能够为更多的网络和更多的二层网络增加额外的支持,并为这些二层网络中的一个灾难性事件制定计划,那么它将被孤立起来,只针对该网络,而该网络上的所有用户都处于风险之中。我们认为,从安全的角度来看,这是跨链桥横向扩展的唯一方式,所以这也是我们从一开始就采取的方法。

对话Hop Protocol创始人:如何成为值得信赖的跨链桥?

熊市对你的团队和你的进展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我觉得还好。我们的团队已经运行了一段时间,我们喜欢熊市,这是一个 Build 的好时机。

我们也是一个超级精简的团队,所以我们在团队运转中并不需要大量的现金。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熊市熊市对我们来说并不可怕。但它对那些在支出方面十分庞大的团队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它们需要进行大量的融资。不过,我们已经看到很多噪音的消失。我们一直在专注于自己的事情,也马上就会有一些很酷的更新。

流动性挖矿的成果是什么? 这对你来说是什么样的?

对话Hop Protocol创始人:如何成为值得信赖的跨链桥?

成果之一就是分配。Hop 有一个非常大的国库,与该领域的许多团队相比,我们的团队所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没有在推出代币之前筹集大量的风险投资。我们真的希望 DAO 成为协议价值所在,成为完全控制一切的实体。

如果作为一家公司筹集大量资金,那么我们可能不一定有义务推动 DAO,这会产生利益冲突。我们会更有动力将价值推向股权,而且我们也看到很多团队都在这样做。不过我们并不是很喜欢这种模式。

我们不进行大额融资,而是将更多的代币放入 DAO 的国库,这样 DAO 就可以从国库的任何分配影响中获益,不管是国库举行的私人销售,还是流动性挖矿等等。

Hop 有大量的代币需要分发,我认为这对它的长期成功很重要。我们希望在整个以太坊社区实现广泛分布。因此,流动性挖矿确实为任何朋友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渠道,如果他们想通过参与网络来赚取代币。

补贴对于捕捉新的市场是很好的,但不一定是长期可持续的东西。因此,具体到 Hop 项目,我认为这对 Hop 今天的处境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鉴于很多市场,特别是 DAI 和 USDT 桥,从这些补贴中受益匪浅,在今天也有很大的意义。在未来,在实现 Hop 代币的广泛分布后,我们就会慢慢地取消补贴,并开始寻找更可持续的模式。

如何吸引一个强大社区的?

很难说这是我们早期决定的直接结果,但希望 Hop 是社区所有

在管理方面,我们也试图为社区寻找一个良好的平衡,并推动需要推动的事情。其他的,我们几乎是放手不管,允许不同的社区成员有机会介入并担任不同角色。拥有一个真正强大的社区对我们的长期成功非常重要。

Hop 的下一个版本会是怎样的?

对话Hop Protocol创始人:如何成为值得信赖的跨链桥?

我现在只能透露一点,我们将很快发布关于我们认为路线图应该是什么的细节。但这将是一次与社区的公开讨论,所以敬请关注。

如何看待目前的竞争对手?

我们最担心的竞争者是那些做着跟 HOP 一样工作,却不关心去中心化或去信任化的项目。

对于这些团队,我确实钦佩他们的商业发展和方法,但我希望看到这个领域更认真地对待无信任和去中心化,而不是不顾信任,只往跨链桥商品化这个方向走。

对话Hop Protocol创始人:如何成为值得信赖的跨链桥?

最终会有多个跨链桥同时获胜吗?

就像我们在很多不同的市场中所看到的那样,在每个类别中可能会有一个龙头。

因此,L1 到 L1 跨链桥,Rollup 桥,以及消息层也是如此。

哪些 L2 会成功?

以太坊,它拥有一个非常多样化的 Rollup 生态系统。所有已经形成生态系统的 Rollup,我认为都会成功。

在 ZK 方面有很多的新进入者。这似乎是一个非常有竞争力的领域,这对用户来说是很好的。有很多不同的团队采取不同的方法,用户应该得到最好的东西,未来,我们将看到多个 ZK Rollup 生态系统出现。

Rollup 的另一种风格是 Arbitrum Nova 这种。我想你可以把目前 DyDx StarkEx 的部署看作是同一类的。那也是使用链外数据可用性,StarkWare 的 ImmutableX 也是如此。这种 Rollup 结构,它在技术上不是一个 Rolliup,不使用以太坊的所有数据可用性。而且,虽然这不是完全的去中心化和完全的无信任,但成本变得非常便宜。

例如,Reddit 现在正在 Arbitrum Nova 上交易他们的 NFT。这一点上,普通的 Rollup 就是不够便宜,它们的成本需要接近于零。因此 Reddit 不希望用户支付费用,也不希望自己花费过高的成本。也就是说,现在所有这些代币都在 Arbitrum Nova 上,它们可以被桥接到 Arbitrum One,然后桥接到 Ethereum,享受那里的全部安全。这是 L2 这几年以来,真正的使用案例。

对未来看好什么?

我肯定看好很多 ZK 技术,也许我应该说是 SNARK 技术,因为它不全是零知识,而是 SNARKS 和 STARKS,不只是用于 Rollup,也用于不同的用例,比如隐私,用于做不同链上的存储证明等。

对加密货币投资者有什么建议吗?

要用长远的眼光来看待这个周期。如果你在加密中已经经历了几次轮回,我想你会看到,真正的东西是由真正相信加密货币的人建立的。而这通常是跨越多个周期的东西。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微信:btc9767

QQ :1330797917

TELEGRAM: BTCOK9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qklbishe.com区块链毕设代做网专注|以太坊fabric-计算机|java|毕业设计|代做平台-javagopython毕设 » 对话Hop Protocol创始人:如何成为值得信赖的跨链桥?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