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Do Kwon :流亡、谎言和梦醒时分的懊悔

原文作者:Laura Shin

来源:《》by Colin丨SevenUpDAO海归公会

自从 Terra 在春天倒下后,大家开始很关心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并对 Do Kwon 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9 月,当韩国对他发出逮捕令时,案件升级。据报道,他本人可能已经不在新加坡,甚至国际刑警组织现在也可能在在寻找他的过程中,我原以为 Do 不会因为他的官司而与媒体交谈,但他上周让我感到惊讶,他同意参加节目。

我以开放的态度进行这次采访,主要意图是为了揭示更多信息,让法律专家决定这些问题。如果我觉得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将会继续追问直到有满意的答案。

正如他自己在采访中所说的那样,透明度和信息很重要,我希望这次采访有助于努力了解 Terra 发生了什么。

来自韩国的指控

Laura Shin:Terra 的 UST 和 Luna 可能让投资者们遭遇了高达600亿美元的损失,韩国已向你发出通缉令,甚至国际刑警也对你发出了通缉,你为什么没有返回韩国?

Do Kwon:让我们弄清楚情况,据我了解国际刑警并没有在它的网站上做出明确的申明,韩国只是以他自己的方式解读了这个通知。第二点是我从去年年底开始就不再住在韩国,所以说我要回韩国是不准确的,应该说我可能会去韩国旅游。

Laura Shin :你的逮捕令和指控基于韩国的资本市场法,你如何看待这些指控?

Do Kwon:韩国的资本市场法有点像金融监管。韩国在这一方面的权威机构被称为 FSC 金融服务。

我认为从美国类似的委员会来看,它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合并,但其更多地负责金融监管制度的设计,而非进行执法。韩国政府在此前直接表示加密货币不是证券,他们有着和美国不同的定义方式。

出于这个原因,我认为加密货币不在其管辖范围内。所以我对他们做出的这个决定有点失望,这应该是立法机关的工作范围,金融监管机构不应该过多插足。

Laura Shin:所以你认为来自他们的逮捕令不合法对吗?

Do Kwon:我还没有看到逮捕令的准确副本,我所得到的数据全部来自媒体,所以我认为这其中有很多自相矛盾的信息。

韩国政府此前的立场一直是加密货币不应该受资本市场的监管,就像他们不是证券一样。政府此前向我们表示出鼓励我们的数字资产增长的态度,所以我很难相信这些指控是合法并得到政治制度支持的。

Laura Shin:我注意到8月份你表示会积极配合韩国政府,但当逮捕令出来后,你的态度就发生了改变,所以你不再配合了是吗?

Do Kwon:不,我们依然在配合调查,例如就像韩国检察官要求的不同类型的事件的澄清及支持文件一样,我们一直在制作确切的文件,我们一直在配合所有文件请求。

藏身之地

Laura Shin:你一直在推特上声称你并没有逃跑或躲藏,但各大媒体都认为你已经不在新加坡,那么你到底在哪?

Do Kwon:我已经阅读了所有关于我在逃的指控,他们都认为我因为5月发生的崩盘而离开了新加坡。但这绝对不是真的。

我不想向媒体谈论我的位置的主要原因是在5月发生崩溃时,我遭遇了很多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比如说,有人闯入我的公寓楼。其中几个人是记者,剩下的则是一些普通人。我觉得他们对个人安全有相当程度的威胁,并且也妨碍了我的隐私,侵犯了我的个人利益。

我不想透露我住的地方只是因为如果我住的地方变得众所周知,那么我几乎不可能再住在那里。 

Laura Shin:你可以至少回答一下你在不在新加坡吗?

Do Kwon:不行,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我不希望有一大堆关于我住在哪里的猜测。如果我回答了这个问题,你知道的,我平常还要进行会议,还有一些合作伙伴,这会导致我的位置很容易被猜到,让我无法正常地生活下去。

韩国撒谎了?

Laura Shin:韩国方面声称他们冻结了你的6700万美元的加密资产,而你发推否认了这一点,你对这个事件有什么评论?

Do Kwon:首先这件事肯定是子虚乌有的,但是我不知道他们是有着误导人们的意图还是只是一个简单的错误。但不管怎样,这都不利于澄清真相。我们看到大量的流言,例如 Do Kwon 在逃跑,但这绝对不是真的,我们通过合法的程序支付了所有的剩余税并在新加坡申请了合法的工作签证。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冻结6700万资金只是这么多导致真相被掩埋的谎言中的一个,它和过去几个月的错误信息一样,让人们得出了错误的结论。

在推特上的傲慢

Laura Shin:当 Terra 处于上升期时,你在推特上发布了大量傲慢的言论,你是否对你的自大感到后悔?

Do Kwon:我当时非常喜欢在推特上和其他人互动,并且有时口无遮拦。现在回想一下,我应该对自己有更严格的标准。

在推特上我隐藏在匿名卡通人物头像背后,所以我说话更加口无遮拦,但这不应该代表着人们要效仿我。我在现实生活中其实有点内向,但随着与媒体和推特的沟通,我和我的社区们更加开放和坦率,更加透明的表达出自己的想法。我在推特上的帖子主要是为了娱乐价值,因为开玩笑和分享帖子很有趣。我觉得将它们保留在那里是值得的,为了保存这段历史,并为 Terra 的未来做出一点启示。

道权的忏悔

Laura Shin:很多人因为 Terra 失去了毕生积蓄并自杀,你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

Do Kwon:无论 Terra 存在什么设计上的缺陷,都不能成为我回应这些事情的借口。没有让人们提前注意到市场的残酷是我的责任。

对于用户来说,将代币发送到 Terra 的生态系统上来说并没有错,Terra 当时有着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用户,这一切都基于 UST 的稳定性。我很难用言语来表达我对这里发生的经济和情感损失的难过。

Laura Shin:我想追问一个问题,你说要承担全部责任,但我好像没听见类似“对不起”之类的道歉。

Do Kwon:当然,我很对不起这些用户。但我绝不是有意这么做的,我们一直在使用报告或类似的东西来回应指控或相关的东西。我此前一直坚定地相信 UST 的稳定性,但是用户们可能无法理解导致我们最终失败的这种经济机制,这是我们试图承担的责任。

很多人提出这是欺诈或是庞氏骗局或者指责我们本身就在做空 UST 或挪用用户资金或类似的事情,我理解他们的情绪,但是我们绝对不是这样想的。我一直是加密领域的创始人,过去五年我一直保持透明和开放,直到今天我都为正直的道路感到自豪。我们试图通过 Terra 来捍卫加密的价值观,而不是试图创建一个最终失败并摧毁了数十亿美元价值的协议。

Laura Shin:当 Terra 处于崩溃之时,你和你的家人的财务情况如何?

Do Kwon:我的家人,比如我的妻子,不拥有任何房地产,例如在首尔拥有公寓。我们也并没有将资金从新加坡转移到英属维尔京群岛。我们已经将公司结构建立起来了, 旗下有一家新加坡的控股公司。

对于如何计算加密货币没有明确的会计标准,很多加密公司都同时建立很多家公司并相互嵌套。我们没有将任何加密货币转移到英属维尔京群岛,我只能说任何由 Terra 产生的代币都起源于英属维尔京群岛。

Anchor 的收益率

Laura Shin:关于 Anchor 的利率,来自韩国的报道称一开始 Anchor 的利率由一位核心开发者决定,为3.6%,但在产品上线一周前,这个利率被你改成了20%,这是为什么?

Do Kwon:这并不是真的。那些在韩国的节目上声称自己是 Terra 核心开发人员的开发者其实只是我们的一些实习生。如果你浏览 Github 或任何的开源文档,你会发现我们已经在其上记录了他们的贡献,所以我很难想象他们怎么敢声称自己是核心开发者。

至于收益率的问题,我们要了解 Anchor 是如何产生的。我们计划在2021年初推出 Anchor ,在那时你可以看看 DeFi 的收益率,和20年夏天相比其实并不算特别高,当时的 DeFi 收益率可以达到三位数甚至四位数。所以当时我们认为这么高的收益率是正常的。Anchor 的主要价值主张是收益率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更少,大多数的 DeFi 协议也是如此,一开始的收益率很高,并迅速形成很高的流动性,然后开始慢慢稳定。我们的打算也是这样。

19年的硬分叉

Laura Shin:我们来谈谈2019年时 Terra 的硬分叉,当时有一行代码改变了硬分叉后的 Terra 的投资者 TransLink 的地址。像这种事情本来应该在社区中公开讨论,但是在 Terra 社区中并没有这么做,为什么?

Do Kwon:我记得有公开讨论。但是我们要记住,当2019年 Terra 刚刚成立时,还没有形成像以太坊那样有意义的社区。那时候人还很少,所以没有什么特别大的讨论。

我认为这个处理方式并没有什么不妥,这就是一个技术上的问题,TransLink 无法访问他们的地址,所以我们在升级时帮了他们一把,这只是个小问题。

对 UST 持有者的补偿

Laura Shin:5月21日,你在推特上表示由于 UST 蒙受损失的人们可以收到 USDT 或 USDC 的补偿,优先从小额持有人开始,这在什么时候会发生?

Do Kwon:现在 LFG 还未处于可以明确处置资产的状态。各种针对 LFG 的民事诉讼限制了我们对资产的处置。我不太清楚这个过程会持续多久,但我希望它很快结束。

我还要声明的一点是这不是退款。只有当人们从我们这里购买东西才会建立起一个真正的财务系统,我们成为一个加密货币供应商,人们给我们钱,我们给他们稳定币,人们可能并不关心它的模型是不是正确的,只在乎使用的硬币稳不稳定。所以我们决定将比特币换成 USDT 或者 USDC 只是一个善意的举动,想要让蒙受损失的人们得到一点补偿,但绝不是对我们曾经的 UST 的退款。

失败后的感想

Laura Shin:在你年轻的生活中经历了一些极端的高潮和极端的低谷。斯坦福大学本科生这显然被视为一项成就,但你也成为了韩国最大的加密货币明星,当然是臭名昭著的明星。韩国政府想逮捕你,你怎么看?

Do Kwon:说实话,我认为这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来消化。

我首先要澄清的一件事是我在推特上开的一些消化或类似的东西从来都不是为了钱,我只是喜欢这些玩笑。

我希望在未来几年还能澄清的一件事是发生在 Terra 身上的事并不是什么骗局或者欺诈,它只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失败。同时我依然相信去中心化算法稳定币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很多人认为我是个白痴,在比特币即将崩盘之前购买比特币或类似的东西。但从一个加密项目创始人的角度来讲,只要大家对加密还有信心,加密行业就会变得更好。我仍然愿意做出贡献。

Laura Shin:我很好奇如果现在能够穿越回去,你会做些什么?

Do Kwon:那我肯定会做出大量的改变。比如我会知道储备更加重要,会不那么咄咄逼人,不那么开玩笑。

推特肯定是我会做出很大改变的地方,我会在社交媒体上花费更少的时间,这会帮助我完成更多的工作。

我的下一次尝试依然还在去中心化货币领域,但可能不是稳定币,可能不与美元挂钩,可能有不同类型的储备金。我坚定地认为建立去中心化货币是加密货币必须正确解决的重要问题之一,这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根本。

我认为就最近的监管打击而言,审查交易并从龙卷风现金中逮捕开发商以及类似的事情表明我们需要朝着去中心化的未来努力。

开发人员需要从这里发生的事情中吸取教训,并继续尝试创造去中心化的货币。我们的经历也并非完全是失败的,我们构建了有趣的应用程序,我们的发展历史对于其他人能够创造去中心化的货币是很有价值的,

我仍然想肯定地做出贡献,现在所有的加密货币都是高度实验性的,我计划继续建设,继续工作。

 

原文链接: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微信:btc9767

QQ :1330797917

TELEGRAM: BTCOK9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qklbishe.com区块链毕设代做网专注|以太坊fabric-计算机|java|毕业设计|代做平台-javagopython毕设 » 对话 Do Kwon :流亡、谎言和梦醒时分的懊悔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