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押注的元宇宙会被Web3先驱们“偷家”吗?

作者:凯尔

原文:《》

元宇宙(Metaverse)被视为下一个十年「最具张力的风口」,海内外叫得上名的互联网巨头则是最强劲的追风者,雄心勃勃的Facebook在2021年直接更名为Meta,百度在年底造出了希壤。

2021年起始的「元宇宙元年」已过一年,追风者的成果如何?

Meta最近的一封内部信暴露窘境,旗下元宇宙产品Horizon Worlds连自己的员工都不愿使用。海外巨头的产品不行,国内大厂的状况如何?百度重金打造的希壤元宇宙平台同样缺乏人气,偌大的虚拟街区俨然一座「空城」。

巨头追风元宇宙接连碰壁,背后是互联网行业急于寻找新增长点的集体焦虑。移动互联网之后,能变革人类生活方式的技术进入向上突破的瓶颈期,互联网公司的红利期已过,元宇宙之风恰在这个节点吹起。然而,无论是海外的Meta还是国内的BAT之首百度,都没能在一年后交出令人满意的产品。

当互联网行业的内卷延伸至元宇宙赛道时,竞跑者已经不止大厂。祭出「去中心化」大旗的Web3.0「航海家」们喊着颠覆巨头的口号而来,区块链公链的底层上出现了Decentraland、The Sandbox等元宇宙平台,吸得国际品牌纷纷建站。

对于习惯了流量簇拥的互联网公司来说,真正的焦虑已经不是能不能搞出像样的元宇宙,而是「下一个十年」里,流量与资本还能不能把票投给自己。

希壤不「熙攘」

「如果我们都不喜欢自己制造的产品,怎么能期望用户喜欢它?」Meta元宇宙副总裁Vishal Shah在内部信中难掩不悦,不悦来自10月8日一份从Meta内部流出的备忘录,它记录了公司研发的VR社交网络Horizon Worlds的部分效果:Bug太多,连开发团队也不经常使用。

更直观的是财报数据。Meta 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负责实现元宇宙愿景的业务线Reality Labs营收为4.52亿美元,亏损额达28.02亿美元,是过去一年来最差的季度表现。整个2021年,该业务线净亏损超过了100亿美元。

Meta元宇宙业务亏损的2021年,被称为「元宇宙元年」,Facebook下决心 All In,甚至直接摘了「Metaverse」前缀,改名为Meta。一年内,净亏损的100亿足见这家公司投入元宇宙的高成本。

Horizon Worlds是海外互联网巨头构建元宇宙平台的结果。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领先的中国互联网巨头,又拿出了怎样的产品?

登录莫比乌斯环星球造型的百度希壤元宇宙平台,一个科技工业风的三维城市初见雏形。但无论上午还是下午,希壤的虚拟街道亦或是各种虚拟的地标建筑里几乎空无一人。人最多的地方当属「出生点」,那是新用户刚进入希壤的地点。硕大的露台上零零散散立着几个数字化身,他们大多一动不动,打开麦克风交流,没人回应。

希壤的马路上没有车辆驶过,路边的广告牌上登载着数月前的活动广告。用户能够在希壤随意行走观看,但也只能行走观看,元宇宙概念中包含的「与现实世界交互」的特点在这里并不明显。

大厂押注的元宇宙会被Web3先驱们“偷家”吗?空荡的希壤街头

去年12月27日,百度将Create 2021大会放在了「希壤」举办,这也是百度打造的元宇宙平台首次进入公众视野。然而,希壤首秀一言难尽。据参与者回忆,大会现场时常出现加载过慢和卡顿,如果选择近景镜头,百度创始人李彦宏的演讲画面相当模糊。

建成接近一年,希壤并不熙攘,人们为什么不愿意来?

进入希壤几乎没什么门槛。在百度搜索键入「希壤」,直通客户端下载页面,安装完成后即可体验。但粗糙的建模、不够丝滑的浏览都成了用户拒绝「二次登陆」希壤的理由。

经实际测试,用户用数字化身在希壤行走时经常会遇到「空气墙」,前方明明没有任何遮挡,就是无法通行,但在某些场景中又能直接穿墙、穿车而过,行走、奔跑是数字化身在希壤中的基操,但跳跃是不行的。

B站UP主「刚子」曾在希壤体的验视频中发出灵魂一击,「以百度的技术实力,不应该做成这样啊。」他认为,希壤建模的质量、画面流畅度、人与空间的交互性都与预期有较大差距,「网游都比它做得精细」。

大厂押注的元宇宙会被Web3先驱们“偷家”吗?希壤场景

在苹果App Store上,希壤的评分仅有2.3分;在Realme软件商店,希壤有17.5万次安装,但评分仅为1.6。「希壤有人物,有场景。但人物捏脸不如仙剑奇侠传类的网游,场景建模质量不如绝地求生这类游戏。再加上希壤里没有游戏可玩,只是参观实在太枯燥了。」有用户如此评价。

Meta旗下Horizon Worlds的口碑也不好,海外网友嘴下没留情,人们吐槽,这个斥巨资打造的元宇宙,整体画质都不如《堡垒之夜》游戏;所有人的虚拟化身都没有下半身;创始人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形象被批评为「毫无生气的呆板样」……

海外也好,国内也罢,互联网巨头打造的元宇宙空间一时竟陷入了相同的窘境。

集体焦虑

作为代表中国审定、公布科技名词的权威性机构,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在今年9月13日针对元宇宙,给出了一个学界和产业界的共识性概念:人类运用数字技术构建的,由现实世界映射或超越现实世界,可与现实世界交互的虚拟世界,具备新型社会体系的数字生活空间。

拿产品比照这个概念,目前来看,互联网大厂做出的元宇宙平台只是利用了数字技术,距离构建「世界」还很遥远。

希壤面世的一个月前,也就是2021年11月,A股上市公司天下秀发布了「虹宇宙」APP,抢先高喊着「推出了国内第一个元宇宙」,效果最先反映在股价上,天下秀股价接连涨停,市值飙升。但这款主打虚拟房产交易的应用很快被媒体批评为「炒作」,一个月后,「虹宇宙」成了闲鱼等平台屏蔽的关键词,该APP对涉及交易的内容进行了下架。

紧接着的12月4日,网易在创新企业大会开秀元宇宙肌肉,公布了面向元宇宙的技术架构,推出了沉浸式活动系统「瑶台」。今年6月,网易把一场生态摄影展搬进瑶台,有自媒体体验后指出,瑶台内置的虚拟形象只能做系统内设置好的几个姿势,走到他人身边并不能进行对话、交流,而鼠标点哪里、人就走哪里的操作让人感到僵硬、笨拙,频繁用鼠标右键调整视角着实「心累」。

挂羊头卖狗肉、体验不佳成了国内互联网公司做出的元宇宙通病。相对而言,百度对希壤的产品力倒是自有「一杆秤」。2021年3月,希壤第一个版本面世时,百度内部将其命名为「-7.0版本」,副总裁马杰解释,之所以版本号是负数,「是因为我们认为最少需要七年时间才能做到交到消费者手中」。

当人们以为元宇宙还需要漫长的等待期时,9个月后,「-6.0版本」的希壤被推到了公众面前。为何如此匆忙地推出并不成熟的希壤?百度没有解释。但这个曾排在「BAT」之首的公司几乎是中国互联网公司面对新风口时的焦虑缩影。

10月14日,百度在美股的总市值为370.25美元,相比去年2月1159.35亿美元高点,跌去了68.06%。身后的「AT」也在缩水,但股价在对比中没那么难看,腾讯控股在港股总市值为2.39万亿港元,折合约3044.86亿美元,是百度的8倍多;阿里巴巴在美股的总市值为1985.92美元,是百度的5倍多。

错失移动互联网风口让百度在大时代中落伍。在PC时代,百度是搜索引擎领域的霸主,牢牢占据着互联网的流量入口,百度贴吧一度成为中国网络社区的集大成者。但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百度屡次推出的新产品都没有激起浪花,匿名社交APP「听筒」、语音社交APP「音啵」、视频社交APP「一起吧」均未能成为主流,就连百度贴吧也因广告过多、垃圾信息充斥而跌落神坛。

相比之下,腾讯有QQ、微信、王者荣耀,牢牢把控着社交和游戏赛道;阿里巴巴有淘宝、天猫、支付宝,在电商和移动支付领域占坑,两大巨头通过投资布局分别形成了一超多强的互联网序列,用移动端应用改造着人们的衣食住行。在庞杂的手机APP中,百度系应用始终难以冒头。

在转型的十字路口上,百度开始大力押注AI,一度被视作能与Google在国际市场一较高下的公司。希壤举办Create 2021大会时,AI被视作元宇宙的底层,李彦宏声情并茂地表示,「一个人机共生的时代正在到来,创造者们将迎来中国人工智能黄金10年。」百度副总裁袁佛玉也认为,元宇宙是强大AI能力与虚拟空间的完美结合,没有AI构建的底层框架,就不可能创造出足够迷人的元宇宙上层建筑。

凭借在AI领域的积淀,百度想从元宇宙中重夺在社交、电商两大赛道中失去的流量,这并不难理解。从结果看,希壤尚未让百度押了重注的AI发挥效用。而在数字藏品上受挫、下架了「幻核」的腾讯不再强调元宇宙,重构了一个新概念「全真互联」。新一代BAT的「B」字节跳动则打算通过收购VR公司PICO拿到通往元宇宙的「船票」。

内卷加重了互联网老大哥们的焦虑,但抓住「元宇宙元年」尾巴的公司们尚未满足用户的期待。

Web3.0「革命者」

卷到元宇宙的互联网公司们虽然还没造出好产品,但对商业模式的探索已经开始。

截至目前,希壤的版本号来到了「-5.4」,若按照百度的标准,希壤还需要5年时间才能成为一个成熟的消费级产品。尽管C端用户难笼络,但B端企业愿意埋单。希壤之内,吉利领克、一汽奔腾落成了汽车数字展厅,伊利金典在其中开了一场元宇宙发布会,蓝色光标联合希壤打造了「首个元宇宙品牌商业街」,英特尔科技体验中心、风语筑数字艺术馆纷纷落地。据悉,企业们在希壤落地,需要支付场地租赁等费用。

百度旗帜鲜明地将希壤的商业化瞄准了B端,推进VR教育、VR云展会、VR产业园等业务在元宇宙落地。但问题是,线上的B端也得靠C端的流量解渴。元宇宙倡导的「新型社会体系的数字生活空间」在希壤里看不到踪影,因为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在希壤里无法被打破,依然是平台赚B端的钱,B端赚C端的钱。

然而,当元宇宙这股风吹起来后,横在巨头面前的威胁并不只有同行的竞品,要革了巨头之命的Web3.0创业大军以「元宇宙原著民」的姿态、打着「去中心化」的旗号杀将出来。

这群人认为,互联网下一个十年需要打破的瓶颈是释放用户的数据所有权,流量有权利决定自己的数据向谁授权、被谁使用,用了的人要付费,要分利,互联网巨头不能再独享数据红利,建立在这个游戏规则上的元宇宙才具有突破意义。

在Web3.0创业者的视角下,Web2.0时代是由互联网巨头牵引,绝大多数人不得不使用中心化公司提供的服务,哪怕需要将个人隐私和用户价值拱手相让。但如果将元宇宙视为下一代互联网的应用,你是否还愿意让一个中心化的互联网巨头成为这片空间的主宰?

原生于以太坊区块链网络上Decentraland第一个说「NO」,它是当下Web3.0元宇宙的主要代表形态,主打开放化、不受任何中心实体控制。进入Decentraland的用户不需要注册账户,加密钱包成为主要入口,这个入口的秘钥掌握在用户手中,权利与授权规则写在区块链的智能合约里。

比百度们更进一步的是,Decentraland已经借区块链构成出一套经济系统,用户可使用货币意义的数字资产购买土地,获得所有权,而后便可随心所欲地开发地块,构建归自己所有的数字建筑,交易土地、数字商品和数字艺术品成为用户赚取收益的渠道。

Decentraland的活跃数据在区块链上真实可查,尽管日活钱包数量(DAW)仅为622,但搭建在这个元宇宙空间内的智能合约数量已经达到3553个,包括地块交易类、建筑类等等。

大厂押注的元宇宙会被Web3先驱们“偷家”吗?Decentraland中的三星虚拟店

更令人瞩目的是,Decentraland获得了众多国际实体品牌的入驻:三星在内开设了837旗舰实体店的虚拟版本,苏富比在其中推出了线上虚拟画廊,还举办了一场元宇宙拍卖,Adidas、Netflix、雅诗兰黛等国人耳熟能详的品牌也都在这个虚拟空间中开始数字化建设。今年4月,Decentraland举办了Metaverse时装周,包括Paco Rabanne、Cavalli在内的60多个国际时尚品牌参与其中。

重要的是,B端企业在Decentraland建站,无需为平台付费,他们和普通用户一样,想在空间内搭建一个建筑,需要自己用数字资产买地,然后利用平台提供的模块或品牌开发即可。这就为想要搭上元宇宙顺风车的品牌们提供了新的选择。

本质上,Decentraland类的元宇宙并不想成为流量的集中站,它更像是一个底层平台,将流量与需要流量的主体置于同一空间内,如何与用户展开互动,得靠品牌自己的运营能力。这与现实世界的商业运行逻辑趋同。对照元宇宙「由现实世界映射或超越现实世界」、「可与现实世界交互」、「具备新型社会体系」的特征,Web3.0序列下的元宇宙空间似乎贴近。

可以想象,下一个十年,在元宇宙赛道上内卷的互联网公司们将不仅会彼此竞争,还要面对外部的「革命者」。随着技术的发展,他们应对的考验也不再是5G、VR、AI、区块链这些技术的硬突破,而是思维的选择:到底要用竞争壁垒给自己贴元宇宙「瓷砖」,还是自我革命构建开放、透明的互联网底层。

他们的选择摆在眼前,用户同样如此。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微信:btc9767

QQ :1330797917

TELEGRAM: BTCOK9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qklbishe.com区块链毕设代做网专注|以太坊fabric-计算机|java|毕业设计|代做平台-javagopython毕设 » 大厂押注的元宇宙会被Web3先驱们“偷家”吗?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