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pto文化圈层:观光客、纯粹主义者及中间派

原文标题:

作者:Nick Tomaino,1confirmation 联合创始人

编译:PANews

自2009年中本聪公开了比特币白皮书以及开源代码以来,加密行业就一直延续开放式理念。在加密世界中,代码都是开源的,任何人都可以进行复制、改变营销方式,然后推出自己的代币和网络。于是乎,数以千万计的各类代币和网络诞生了,其中一些甚至还拥有了自己的模仿对象。

我们欣喜地看到加密技术没有走寻常路,因为其推崇的开放精神与传统商业观念背道而驰。在传统商业理念中,当某种有用的产品被创建出来时应该受到保护,使其免受他人剽窃,引发不必要的竞争。然而加密世界推崇的开放精神却将整个行业的集体进步凌驾于任何一个群体的短期利润之上,它想通过让任何人都能轻松复制和构建产品来培养整个世界的创造力,提升集体智慧,从而在理论上取得更大的进步。的确,从今天整个加密行业带给这个世界的变化来看,中本聪的理念非常成功,尽管付出了一定代价,但最终如他所愿,开源精神很好地发挥了作用。

然而,没有一个决策是绝对完美的。

从好的方面来看,开源精神让任何人都可以在现有产品的基础上进行改进,带来更多实用性。但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任何人都可以简单地复制产品,再通过变换一些营销策略便可轻松获取利润,可以说这类人群对科技的进步毫无贡献。还有一种观点认为,通过模仿获得利润的做法有助于整个行业的长期进步——即便行业不乏Terra/Luna这样昙花一现的抄袭者、或是三箭资本这样的江湖骗子,但无论如何人们的加密意识还是得到了提高,也为加密领域的持续发展做出了贡献。不过话虽如此,这种不劳而获的做法还是伤害了不少人,因此归根结底,探索如何降低开源成本才是当务之急。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降低开源成本的最佳方式是寄希望于监管机构这类把关者。然而,这在降低成本的同时也扼杀了它。就在比特币诞生之前,包括金融业在内的所有行业都见证了这一点——监管者会有碍行业的发展。因此本文认为,理解开源精神、加密纯粹主义者和加密观光客心理模式是降低成本的最佳方式,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来走入这个概念。

加密纯粹主义者和观光客

Crypto文化圈层:观光客、纯粹主义者及中间派

不得不说,加密纯粹主义者对于技术的来龙去脉以及细微差别了如指掌,他们能在理解了细微差别之后,根据开源者的想法进行进一步构建,在致敬原始产品的同时还能带来真正创新的东西。尽管纯粹主义者创造出来的产品对于大众市场来说可能过于利基,但毕竟这些是认真打造出的原创产品。

另一方面,加密观光客则不在乎去了解技术的底层原理或是细微差别,只是一心想创造出能吸引人们眼球的产品。尽管他们正在打造的产品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激起水花,但由于这类东西没有可持续发展的根基,因此并不会持久,热度很快就会消散。

值得一提的是,加密观光客-纯粹主义者心理模型是由时装设计师Virgil Abloh率先提出的,他认为自己的设计灵感来自纯粹主义者和观光客理念的碰撞,正是基于这种思维模式,Virgil Abloh创办了最具影响力的消费者品牌Off White,并成为Louis Vuitton创意总监。Virgil Abloh在自由中勇敢破界,既保持“观光客”般的好奇心,而不失“纯粹主义者”的挑剔眼光,改写了潮流精神。实际上,这种心理模型和过去十年中加密领域使用的方法惊人的一致。

接下来就让我们从加密公司、加密货币、NFT和创始人的角度来看看谁是加密行业里的纯粹主义者、观光客、以及谁又是介于两者之间?

谁是加密纯粹主义者?

Blockchain.com是加密货币交易所和钱包提供商。该公司创办人认为,其开发的一款比特币钱包能够让人们成为自己的银行,并具有抗审查性,直到今天,他们的核心产品仍然坚持这一理念。尽管该公司一直在努力拓展用户群,但在以太坊出现后却一直处于下风状态——事实证明,提供轻松买卖功能的托管钱包(Coinbase)和ETH自助保管钱包(Metamask)更受欢迎。

Bitcoin是加密货币的“鼻祖”,它催化了整个加密行业,并作为一种稀缺的价值储存发挥着巨大作用,不过它的发展却有些停滞不前。而比特币的忠实拥护者们在正确识别了此后许多骗局后,却也自负地将以太坊这类推动加密领域向前发展的真正创新称为“骗局”。

早在2016年,基于以太坊的NFT藏品还未出现时,Rare Pepe就已经创建了比特币网络上的NFT藏品。Rare Pepe NFT是在Counterparty(一种基于比特币网络的协议)上创建的,但由于诸多原因(比如缺乏与比特币钱包的互操作性),其面向的用户群一直较为狭隘。尽管Rare Pebe在老加密用户群中仍然拥有强大的收藏基础,但就主流关注度而言,它已经被基于以太坊上的藏品(如Cryptopunks和BAYC)所超越。

Hal Finney是比特币的早期用户,他早在2009年1月12日就与中本聪进行了第一笔比特币交易。除此之外,他还是最著名的密码公司PGP Corporation的核心工程师,而这家公司早在加密货币出现之前就已经成立了。Hal Finney可以说是cypherpunks listserv和BitcoinTalk论坛最重要的早期贡献者,他的工作对于今天加密领域的发展极为重要,不过却只有一小部分加密用户听说过他。

谁是加密观光客?

FTX是一家成立于2019年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该公司没有为加密领域提供任何创新和附加价值,但是在2020-2021牛市期间通过积极营销手段抢占了大量市场份额。实际上,建立FTX的团队还经营着一家名为Alameda Research的交易公司,并且在FTX上注入了许多代币,这一做法很少有人对此提出质疑,所以他们应该有一段值得怀疑的历史。

Solana于2019年推出,一度被称为是“以太坊杀手”,他们将自己定位为“为大规模采用而构建的区块链”。然而到目前为止,Solana区块链没有提出任何原创想法,只是做出了一些设计权衡,比如交易成本更低、交易速度更快(相比于以太坊而言)。短期来看,这些“权衡”手段在牛市期间让Solan吸引了大量散户投资者,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这种做法对其长期成功没有太大帮助。如果一个区块链仅仅关注效率优化,而在文化和社区方面没有任何“有趣的东西”,同时缺乏推动整个行业发展的创新产品,那么这个区块链的上行空间将会非常有限。

“无聊猿俱乐部”Bored Apes Yacht Club是一个于2021年推出的PFP NFT项目,虽然该项目的发布时间不算太早,而且还面临着数千个“同类”竞争对手,但却快速吸引了草根用户,随后更是得到众多名人明星的关注和支持,比如贾斯汀·比伯、吉米·法伦和斯蒂芬·库里等。

Michael Saylor是在2021年牛市期间才开始鼓吹比特币,但在社区建设方面,他从来没有提供过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如果看看Michael Saylor此前说过的话,你会发现他其实都是在“鹦鹉学舌”,模仿比特币社区十多年来一直在说的话。 但他的MicroStrategy公司因购买BTC而受到大量关注,而Michael Saylor本人也变成了媒体宠儿。

谁兼具加密纯粹主义者和加密观光客特色?

Coinbase是一家成立于2012年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其产品可以让用户轻松关联银行账户并购买 BTC。近十年来,在推动大众接受并探索加密创新方面,Coinbase一直处于最前沿,该公司很早就决定代表用户托管加密货币,虽然这种中心化的做法让一些加密纯粹主义者感到不满,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吸引新用户入场方面,Coinbase的角色非常重要。

以太坊于2015年推出,比BTC晚了6年。如果没有以太坊,我们就不会有DeFi或NFT。相对于比特币,以太坊在去中心化方面做出了一些牺牲,但不可否认的是,过去7年加密领域的大部分创新都来自于以太坊区块链、以及基于以太坊的开发者生态系统。

CryptoPunks是PFP NFT的“鼻祖”,毫不夸张地说,CryptoPunks引发了一场由NFT引领的创意赋能革命。

“V神”Vitalik Buterin是以太坊创始人,为人包容性极强,他带领区块链生态系统、更推动了整个加密领域不断向前发展。作为一个加密货币行业领导者,Vitalik Buterin身上有我们所期望看到的全部品质。

对于加密纯粹主义者、观光客、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角色,我的理解只是个人看法,并不会强迫每个人接受。当然,我知道会有很多人质疑我的看法,其实大多数关于加密货币的公开讨论都充满争议,但我希望,通过对这个概念的思考并得出自己的结论,可以极大地帮助更多人在这个纷繁嘈杂的市场投资时保持清醒,并让更多人思考这个概念。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微信:btc9767

QQ :1330797917

TELEGRAM: BTCOK9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qklbishe.com区块链毕设代做网专注|以太坊fabric-计算机|java|毕业设计|代做平台-javagopython毕设 » Crypto文化圈层:观光客、纯粹主义者及中间派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