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桑奇 DAO 聊起,万字长文分析 DAO 赛道的进化

编者按

本文作者 徐徐有声 是深度参与阿桑奇DAO等多个DAO运作的小女生,对DAO赛道理解深入。今天的文章将由她为大家分享 DAO赛道的进化:阿桑奇、信徒、云国三大典型DAO分析 这个主题。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学习,非投资建议。

,随时随地阅读更多区块链即时快讯和深度好文。


作者:徐徐有声

2022年被称为DAO元年,让更多人充满了期待。

1月份的People、2月份的Assange、3月份的Cult、4月份的Nation3,DAO赛道似乎每个月都不缺新的焦点,同时也伴随着潮起潮落。DAO赛道是最容易让Crypto不断出圈、吸引web2等更多人才入圈的最佳路径,人人都能自由参与。

A16Z的一篇文章中说:“Web3项目要获得长期成功有三个衡量指标,第一是需要具备明确的目标,第二是拥有一个参与度高且质量优秀的社区,第三要将正确的组织治理方法与目标和社区相匹配”。

把这个框架套入DAO赛道,简直再适合不过了。经过一段时间与DAO友们交流、思考,我认为:还可以补充两项具体的衡量指标——有可持续的国库收入模型和健康的治理决策机制,并确保“自治”内核的坚固。

声明:本文作者所述,均为从DAO赛道发展而非投资角度分析。Crypto领域投资风险极高,DYOR!

1. AssangeDAO迭代发展“艰难险阻、方向未明”

自4月中旬前后,AssangeDAO开始演化出“多种共识”之后,我也基本上是“断更”状态。有关AssangeDAO的最全资料,可以查阅我之前的文章:

4月10号以前,AssangeDAO基本上是由华人社区以临时多签人、志愿者们自发组成的builder们,推动着这个DAO从治理框架、到日常事务等方方面面的基础建设,虽然看起来成效“不那么显著”,但起码还是比较和谐的“一种共识”状态。我还在4.11纪念日还发文,以此纪念英雄、并希望呼吁更多人对“阿桑奇精神”本质的关注和思考。

没想到,这种和谐的社区状态,很快就被“打破”了。导火索则是,德国@wauland基金会4.9日发推“已拨款580.775ETH(约合170万$)给了澳大利亚阿桑奇运动组织@AssangeCampaign (gnosis-safe多签地址为:0xeD2796a21fE3F9a004A53a27947056C1a5c42131)”。Australian Assange Campaign在其官网公布的委员会成员中,阿桑奇兄弟@Gabriel是该组织的副主席。

从阿桑奇 DAO 聊起,万字长文分析 DAO 赛道的进化

本来,德国基金会拨款给一个长期支持FreeAssange运动的社会组织,倒也无可厚非,似乎不应该引起另一个支持FreeAssange的组织——AssangeDAO社区成员的反对。毕竟,虽组织不同、但使命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为了FreeAssange。

然而,就因为这是DAO,它的利益相关方来自Crypto领域多样化的个体。甚至,至今很多社区成员可能根本就不曾了解过阿桑奇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仅仅也只是知其”名字“而已;看Assange这个字,看的更多也只是个“IP”价值。IP一般出现在什么场合?——商业。

也就是说,很多DAO伙伴期望更多的,可能只是某种商业价值的回报(更简单直接地说,是更高的JUSTICE回报),与一般的社会运动组织则完全不同。

而在AssangeDAO,关于“DAO究竟是什么”,几个主要的利益相关始终没有深度共识讨论过,却“以为”都懂了。有人说,当它叫DAO时就是个DAO;也有人说,当发行和申领了JUSTICE代币才是DAO,募捐过程不是DAO。我认为这是AssangeDAO自诞生之初就埋藏的最大隐患——没有共识清楚这个DAO到底是什么(对mission的详细阐述和内涵解读)。

所以,当有人向阿桑奇兄弟@Gabriel提问时,他曾在discord上表示”德国基金会的钱目前不可能给到AssangeDAO,DAO的国库资金要通过DAO自身来解决“。由此,便引发了不同利益价值观之间的绝对冲突、以及不同文化语言背景下对彼此复杂的联想和奇异揣测,进而又引发了社区新一轮的恐慌和混乱,且出现了“维权派”。随后,一些志愿者也开始从原先的支持者行列倒戈加入维权派。一时间,所有的情绪,夹杂着币价走低等现实因素,社区情绪一下子开始了新的宣泄。

最先挑起的纷争,竟来自第一批”华语社区“内部,一些人开始发牢骚、指责其他志愿建设者的能力,从而”引战“,同时上演激烈的口舌之争,激化并壮大了原本就存在的”维权队伍“。新的”维权共识“愈演愈烈,还有人专门成立了”铁军群“,开始有组织的实施维权运动,目标是要给项目发起者之一——阿桑奇的兄弟等人施加舆论压力,同时联系律师和其他组织(LegalDAO)等,商议起诉、冻结和索要德国基金会的ETH等。期间,维权派还发起了新的discord社区——DecryptAssangeDAO。以下这篇文章即出自”维权派“,大家可以感受下(我个人认为这是一种非理性行为):

伴随而来的是,建设者群体中又演化出了新的声音和新的建设路线。4.13日下午,华语建设者的一场线上讨论会上,又涌现出新的路线声音——开发社区自动化治理平台,希望另辟新的道路组织志愿者开发一套工具产品,实现社区程序化治理。据不完全了解,近两日还组织了meme传播团队,旨在尚未有应用落地前将JUSTICE朝着meme币方向推进。

除此之外,华语建设者早期第一批志愿者也仍在按照既定计划持续推进治理工作、与英语社区建设者持续沟通建设中(比如,JUICEBOX手续费申请、4.23布鲁塞尔音乐会合作活动等)。在此期间,英语区志愿建设者们也涌现出了积极的力量,由@EWillHelpYou牵头,希望将AssangeDAO重新恢复,仍在积极的努力建设和推进具体事务中(比如:阿桑奇新闻自由奖及NFT项目等)。

总之,目前AssangeDAO社区迭代建设,正处在多种共识“布朗运动”、彼此独立运作但也有个别交集、一小撮理想主义精神信仰和大部分投资主义纠结交织的**“方向未明”阶段(风险),尚无法判断哪种共识有绝对的力量能主导未来DAO的持续发展建设。**

但我也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及各种实践实验,终有一些短期共识会在实践中被“淘汰”,能长期留存下来的共识应该是一些务实派——有理想有情怀、对阿桑奇有较高认知度、踏实做事的人(机遇),最有可能形成AssangeDAO的主共识。

开弓没有回头箭。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如果一开始没有从机制、规则上定义清楚“共识”,期望通过组织中“人”的碰撞与沟通来达成,即使有非常宏大的叙事意义,也将注定这是一条更加艰难的“漫漫长路”!

2. CultDAO定义了一种全新的DAO发展方式

虽然DAO路漫漫,但DAO赛道的迭代进化,似乎一直都不缺“新”的主角、上演新的故事。3月底4月初,CultDAO引人瞩目成为新的焦点。

进入CultDAO官网,无论从设计风格、还是自动播放的背景音(查理·卓别林在二战前自导自演的电影《大独裁者》片末4分钟精彩演说),处处都透露着魔幻神秘色彩和崇尚公平、正义与自由的力量感,让人不得不好奇这究竟是个怎样的项目?

CultDAO创始团队完全匿名,它项目被很多人知道,是当1月26日知名区块链合约审计机构@SolidProof_io发推开始,真正爆发却是在3月底4月初,而目前$Cult市场有走低趋势。

通过下面两个链接,可以了解CultDAO全部官方信息介绍,获取有关Cult代币和DAO详细的解释。

从DAO的运作模式上来看,很多人说CultDAO是“去中心化风险投资DAO”。但CultDAO发起人@MrOmodulus曾明确发推表示“We are not a VC(我们不是VC)”,而更应该是个“基金”,它不仅会像早期VC那样支持盈利性质的项目,也同样会支持有相同理念的非盈利项目或活动等。CultDAO宣言和官网中曾多次提及“Cult DAO seeks to fast forward the collapse of the global economic order and to fund the revolutionaries seeking the same goal.(CultDAO的目的是通过提供基金,来资助那些为去中心化社会事业做贡献的变革者,从而试图加速全球经济秩序的瓦解)”,可见其雄心勃勃。

从阿桑奇 DAO 聊起,万字长文分析 DAO 赛道的进化

CultDAO的精神属性极其鲜明——构建去中心化的社会思想,通过提供资金的方式推动有革命意义的去中心化事业发展。它对所要资助项目提出三大核心原则(这也是对提案项目的三大要求):

Fight Against Centralisation(反对中心化)

Further the Cause of Decentralisation(推动去中心化事业)

Directly Benefit a Noble Cause(直接有利于一项崇高的事业)

如果仅仅只是精神信仰和理念上让人惊叹,Crypto赛道越来越不缺有宏大叙事和意识形态的项目。我们认为,CultDAO最吸引人的地方有以下几点:

首先,它通过DAO的机制设计及代码化,将去中心化思想的信仰和理念进行彻底的落地,让整个DAO的经济模型、决策机制完全由链上智能合约来执行,过程中没有任何中心化的控制和干预。**比如,大家常见的DAO的国库多签和投票,CultDAO全部都是链上完成的,投票一旦通过就会自动从国库拨款到被投项目方,并且按照提案提交的事先约定好的规则去执行收益划拨、代币销毁、国库充实、投资退出等事项,投资闭环的执行动作几乎100%全部自动完成。这也同时意味着,DAO的后续运转、与发起项目的团队方可以完全没有关系了,包括其链上合约控制权也被销毁掉了,那么任何人或机构都无法阻止或更改它的运转,而这也正是区块链非常核心的底层思想。

下图是CultDAO的经济模型:

从阿桑奇 DAO 聊起,万字长文分析 DAO 赛道的进化

来自CultDAO宣言原文:https://cultdao.io/wp-content/uploads/2022/01/CULT-DAO-Manifesto-1.pdf

注:1.通过质押Cult可以得到DCult,且只有前50名Cult质押者可以动态自动成为守护者(Guardians)。守护者可以发起提案,但不能参与治理投票;其他DCult持有者(非守护者)拥有CultDAO的治理投票权力。2.CultDAO有两类成员,一类是普通的Cult持有者(没有质押),另一类是将Cult质押得到DCult的持有者;其中,DCult持有者根据持有量大小再分为Top50的守护者和其他选民(被称为The Many),选民拥有对提案的投票治理权,守护者拥有提案权但不参与投票影响,守护者也会动态变化。当然,选民也可以自发将其选票委托代理给公开选举出来的代理选民(之所以有这个功能,可能的考虑是,以太坊链上交易手续费较高,会影响普通选民的投票参与度)。守护者的资产衡量是以其个人资产衡量,所以不会是代理选民。

其次,CultDAO抓住了DAO的内核——去中心化自治,将底层基础规则固化且无人能撼动(哪怕是有瑕疵)。所谓的自治,应该是在关键的一些环节,完全去除主观人的因素的影响。CultDAO做到了这一点,在整个投资流程的关键环节上都完全链上智能合约代码化,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甚至不会用到任何第三方工具平台。并且,CultDAO的守护者机制会伴生演化出SubDAO社区型守护者。随着Cult代币市值的不断增长,DCult持有人进入top50成为守护者的成本也会越来越高,因此就可能出现聚拢群体形成子DAO的方式,由子DAO整体(多签地址)作为DCult持有者进入Top50从而拿到守护者角色和提案资格,并以社区化运作的方式参与到CultDAO的治理和建设中来。

除此之外,CultDAO中也存在因为不同提案产生完全相反的社区意见,但不同于其他DAO,社区成员不会因为意见不合就“互相撕逼、骂战”进行无谓消耗,而能做到就事论事“只要能上提案,投票见分晓”,毕竟投票规则是既定无法被任何人改变的。同时,CultDAO社区提案运作流程,也完全是模板化和流程制式化进行,确保了信息的公开、公正、透明。

反观现实,目前DAO赛道大多的社区自治化,主要是靠人和组织的力量,依靠各种工具等,去建立一套自己的治理框架、激励机制、项目孵化、共识文化等,并在发展过程中迭代优化,而且一般是链上链下混合模式治理。尤其,越是在早期阶段的DAO,还需要相对中心化的组织推进才能有所成效,更不用说治理规则会“因人而变”;同时,很多DAO在发展过程中都不可避免会遇到共识无法统一、路径与初心偏离、不同文化背景下的沟通争执和纠纷混乱等非常大的资源耗散问题。

从以上这两点来看,CultDAO绝对可以称得上是DAO赛道的里程碑式进化,

当谈论到CultDAO的价值意义时,有些人说“短期也会容易被土狗操纵”导致负面声誉和市场情绪走低,这的确很难避免。但是,从它的运作逻辑来看,对被投项目支持13ETH也并非“巨资”投资,但却无论项目大小都要按照要求经过完整的投资流程,而且随着对守护者的竞争越来越强、社区成员认知的螺旋式迭代等,一切将由市场验证给出最好的答案。

我倒认为,CultDAO除了给被投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外,当前更重要的价值是“媒体和传播”意义,并逐渐构建起所谓的“CultDAO生态”。因为,13ETH的投资支持,被投项目一般可能是处在项目早期甚至是种子期、市场规模还不够大或影响力不够强的阶段,而Crypto又是前沿新兴创新领域、新项目层出不穷且需要很好的运营推广,若能申请或得到守护者的青睐、并将其提案详细介绍和曝光,首先将会在CultDAO社区中引起很多关注、传播和更广泛的讨论,配合被投项目方自身的运营活动等,也会起到非常不错的运营推广价值,PandaDAO就是个典型案例。因此,CultDAO也可能会成为一个投资者聚集的大本营,且具有自发传播性质的“投资+媒体”社区。

还有朋友提说,CultDAO再往后也可能会往“储备货币”方向发展。随着申请提案的项目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被投项目方为了“投其所好”拥抱CultDAO社区,将项目方代币与Cult资产对一起做LP池,那么这两个项目的成长会长期绑定在一起,Cult也就会产生类似传统金融中“美元”作为外汇储备货币的特征。假如这些项目都有不错的持续成长壮大,那Cult也会受益且可能进入到全新的阶段——不依靠被投项目资本回报而是拥有了货币金融的逻辑。

总而言之,未来CultDAO会发展成怎样,一切皆有可能。但至少,CultDAO的回报逻辑不仅有投资回报、也有媒体赋能价值,未来还可能会发展出强大的货币金融价值,以及用DAO的方式构建一个Cult去中心化生态,想象力和潜力空间还很大!(当然从短期市场表现和被投项目质量来看,Cult也正在经历与“人性”较量的关键时期,对守护者机制是否还有优化策略也有待持续观察追踪。)

无论如何,从DAO赛道迭代进化来看,CultDAO也是提供了一种新的启发——DAO的核心骨干和基础架构完全不可被更改,所有人都可以围绕它再去演化发展DAO的各种可能性。Cult是邪教还是信徒,让我们拭目以待!

3. Nation3DAO再次令人耳目一新

4月中下旬,又一个吸引Crypto注意力、具有很强精神信仰和宏大叙事的项目——Nation3快速占据各大KOL和社区的空间展开激烈讨论。而它最与众不同的是,其定义的DAO治理机制似乎又是DAO赛道的又一次迭代,引人思考。

Nation3 DAO的官网,正如它的中译名“云上国”一样的清新优美风,不像前面两个案例那样的黑白严肃感,但市场走势却是犹如云上“过山车”。那么,它是一个什么样的DAO?

在Nation3的宣言中,它说“It’s time to re-invent the nation state(是时候重新设计民族国家了——一个由web3和加密社区驱动的数字国家)”,这就是Nation3 DAO的目标或愿景。

Nation3 DAO定义的治理机制,与DeFi赛道核心项目Curve类似,设计了VE-Token机制。用户通过Balancer购买$Nation后,将Nation质押锁定并获得$veNation来参与DAO的治理。详细可点击链接查阅:

从阿桑奇 DAO 聊起,万字长文分析 DAO 赛道的进化

Nation3 DAO利益相关方包括以下几类角色:

创始团队

$Nation 持有者,获得市场动态价值

$veNation持有者,可以对社区提案进行投票、并获得流动性奖励(参与的相关提案获批时)

公民(至少2个$veNation的持有者,可以参与即将到来的限量版Genesis护照NFT申领,NFT护照不可转让),能够提案和对治理提案进行投票,并获得流动性奖励。公民是Nation3 服务的核心用户,同时也是推动Nation3 前进的建设者。Nation3 公民提出提案、开展研究、实施议案、投身工作组,并完成成功启动云国家所需的其他工作。他们将时间和专业知识投入到项目中,同时运用 Nation3 DAO 的资金。

$NATION初始供应量42069,80%归社区(DAO财库代持和通过推特空投),20%归创始成员和贡献者,是否增发铸造由社区治理决定。$veNATION持有者是那些为DAO投入资金多于投入时间的人,通过锁定$NATION(即限制流通)、且长期经济承诺(锁定期1-4年),来形成$NATION增值的蓄水池,从而将NATION3 DAO资本化。具体锁定规则如下:

1 $NATION 锁定 4 年 = 1 $veNATION

1 $NATION 锁定 3 年 = 0.75 $veNATION

1 $NATION 锁定 2 年 = 0.5 $veNATION

1 $NATION 锁定 1 年 = 0.25 $veNATION

而且,$veNATION 不可转让,只能通过锁定$NATION来获得。$veNATION数量与锁定$NATION的时间正相关,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少。由于锁定期越长则持有$veNATION 数量越大,因此,$veNATION 降低了资金量小的人的参与门槛,即:质押4 年,花费更少的$NATION ,可获得与质押更多$NATION而只锁定1个月的人,拥有一样的$veNATION个数。

Nation3的公民具有长期的经济一致性。**如果作为公民的 $veNATION 持有者不更新他们的锁定、并允许所需的$veNATION余额随时间流逝而下降,因此认为他缺乏任何长期承诺,那么他的NFT 护照将被销毁。所以,若要持续保持公民身份,就需要保持其$veNATION数量不少于2.当然,公民也享有相应的权利,包括物理空间服务、discord某些频道访问权、提案和决策权等。

所有公民都是 veNATION持有者,但并非所有 veNATION 持有者都是公民。这样的机制,确保了两个群体参与治理的制衡机制,同时也避免了短期投机者对于DAO治理的噪音和干扰,为真正有能力参与“数字国家”治理的人才赋予更高的治理权重和长期的价值回报。

虽然Nation3 DAO是个很宏伟的“计划”,而且还尚未完全正式启动建设,但从它的经济模型来看已经让我觉得“耳目一新”,这是DAO赛道的第一个VE架构的治理模型,应该也一定程度上规避大量DAO中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的复杂纠葛。让我们期待云国的到来吧!

最后,通过对DAO的观察与实践,总结如下几点思考:

1. 自治,是去中心化组织的基础骨架核心;

2. 实现自治,一方面通过类似CultDAO的方式,一开始就将核心规则实现链上智能合约代码化;另一方面可以通过组织的方式,建立制式化流程、模板等标准机制,让人成为流程中类似“机器”的执行节点、无需太多主观意识判断;(比如,在discord创建新频道,可以提案制定规则,将频道申请和创建频道两个动作权限分离,只要申请人符合诸项申请条件要求,创建人在规定时间内创建完成等,而不是申请人去找某个管理员才能完成,管理员也只有执行权,申请人相当于自助完成流程。)

3.合理的治理框架,是要在伴随时间的推移,能让真正有价值贡献的人从中脱颖而出、且不容易被“居心不良”之人带偏,从而确保治理框架的稳定迭代和健康发展、甚至应该包含有博弈机制等;

4.国库是DAO发展的经济基础,或者说要有相对明晰的收入模式。

附:

1.

2.卓别林的电影《The Great Dictator(大独裁者)》于于1940年首映,它尖锐讽刺了纳粹主义和阿道夫·希特勒。全戏高潮在片末,他公然要求在政治上对抗法西斯主义。

之前也有人传过这段,不过都是没有字幕的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微信:btc9767

QQ :1330797917

TELEGRAM: BTCOK9

承接区块链项目定制开发


qklbishe.com区块链毕设代做网专注|以太坊fabric-计算机|java|毕业设计|代做平台-javagopython毕设 » 从阿桑奇 DAO 聊起,万字长文分析 DAO 赛道的进化

发表评论